灰姑娘舞动奇迹李诞,舍弃向往本身-暗渡

2017年10月13日   admin   15人浏览   0人评论
李诞,舍弃向往本身-暗渡

看完李诞那期《十三邀》,很想写点东西。投给某家媒体的稿子被毙掉了,改了改发在这里,有什么想说的可以留言给后台,·~~
以及,文中配图均来自李诞微博@李诞。

“分寸感真是好广心水吉,即使是有些恶毒和戏谑。分寸感好这件事,真是太难得。”
一位朋友这样评价李诞。1989年出生的李诞,去年二十八岁,是十足十的年轻人。年轻人总是有点拿捏不住表达感情的劲儿的,可是李诞,分寸感好。
因为不关涉过于严肃的批评,比如林丹上的那期大家闭口不提出轨,再比如Papi酱那期大家有意淡化被罗辑思维撤资……所以好多评论都在说:《吐槽大会》不如叫《洗白大会》好了。
但内容行业的现状是,一旦做出了流量,多半只能通过PR和广告变现。《吐槽大会》不过是在走《奇葩大会》《跑男》等一系列节目走过的老路,无可指摘,但李诞是真的有趣。
李诞身上有一个典型的悖论:
能做好而且能收获财富和声名的事情(脱口秀)他不喜欢朴蔡琳,而在想做的领域(做诗人),他没能取得成功。

大家或许喜欢这种反差之下的人物魅力,但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会觉得痛苦。就像憨豆先生的演员罗温·艾金森,本人同时是牛津的计算机硕士,职业喜剧演员,爱开超跑水濑名雪,同时也是抑郁症重度患者。
对吧,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团火,过路的人只看到烟。
轻微的恶毒在当代中国的网络社交场域里早已被原谅小郑多彬,但分寸感特别好这事情痋人,只能是天赋。

李诞的成长经历现在看来并不复杂,在作为脱口秀演员以前,他是从内蒙古考到大城市的衰败厂矿子弟,像是双雪涛或者贾行家的翻版。
似乎是在内蒙医学院读过书,正经学历是广东农业大学的社会学,大三时还去过尚未垮塌的南方系媒体实习。
但八年之后,《南方人物周刊》没有记者或者评论员李诞。李诞的身份是中国最火的脱口秀节目的制作人,28岁的已婚人士。
唯一能体现过往诗人气质的一个细节可能是,在娱乐圈之外,李诞的朋友是蒋方舟、刘天昭和井越。
李诞出了新书《宇宙超度指南》,给蒋方舟签的是“你努力吧,我就不了白文彪。李〇”。
以及,他置顶的微博是:
“用微博好几年了,我知道有很多敏感脆弱,容易感伤的朋友关注我沙粒肿,经常看到你们的私信评论,不知道该怎么回复超女冯家妹。也这么多年了,如果我能让你们意识到活得没皮没脸一点也没什么,灰姑娘舞动奇迹人是可以开心起来的,就算我的回复吧。
开心点朋友们,人间不值得。”
李诞对许知远说,他一点都不怀疑自己身上存在着某种自毁倾向。但这种倾向还是被要为别人而活而打败了,他因此找到了活着的那么点儿意思。
李诞太想要想清楚了,但生活的真相并不愉快圐圙怎么读,否则李诞也不用因为要思考活着的意义而陷入痛苦。
能看到十三邀,或者说能看许知远去采访李诞,必定是对知识分子有了认知,自我已经在某种程度上觉醒了的人。
淡豹在单向街年度演讲里也说,当代生活中,人们为了换取生存资料,劳作至疲惫但却痛苦。虽然工作对人们来说是纯粹的消耗,也意味着接下来还将继续痛苦,但大家只能如此,这差不多是一种基本无解的当代精神困境。
但我们是人啊,是“以后再说”和“以后再想”这样的自我欺骗中度过一生的物种。

李诞是活明白了,很少人有公众人物能够同时适应VICE和央视网的采访风格,但李诞在先后以“幽默是什么”和“人生有意思”为主题接受了这两家媒体的采访后,还录了《十三邀》。《十三邀》不必再说,好玩的李诞上央视,谈的是“如何爱岗敬业”。

某种程度上,李诞和现实生活和解的姿态经常让我想起非常喜欢的另一位作家,也姓李,曾经做过八年法律记者,微博和公众号动不动被炸号的李静睿。
知乎上有位用户匿名评价了李静睿和她的先生——法律学者萧瀚:
从萧瀚和李静睿夫妇,尤其是后者身上田心贞,似乎可以看到一种可能性。那就是,即使作为“那批人”中的一员,也可以有比较稳定的物质生活,比较丰富的精神生活,以及令人羡慕的爱情。
同样的可能性,也可以在贺卫方们的身上展现。所以和大学里的老师闲聊时,他们才会说:贺卫方,或者说贺卫方们虐妾,真的是非常聪明的人。如果那些走在前面的思想者们,都必须妻离子散身陷囹圄苦大仇深,恐怕那些愿意走到前面去疗养院直播间,思考并发声的人们,会越来越少。
所以在我看来,萧瀚夫妇,和贺卫方们,以及其他的一些人,都展现出一种,另外的可能性都昌在线网。而这些可能性,对于当今中国来说,未必是坏的。
李诞对于现实的失望(在《十三邀》里提及到的就是他看不惯媒体前辈利用职权搞春运票)当然没有发展到让他成为愤青,但是对于改造一个理想主义者来说,也已经足够了。
我是相信「每个少年都曾经是理想主义者」的那种人。但这可能在我们成年以后都不重要,就现在来说彭秀霞,年轻人们普遍共同的秉性是:
自我审视,并在自我审视后的摇摆不定。对生活的残酷浑然不觉,或者说假装浑然不觉。
许知远问李诞如何衡量世俗成功,李诞的回答也很干脆:“那就看钱吧”,赵敏芬非常直爽。
在看清社会的运行机理之后,像李诞这样聪明的年轻人,顺利地成为了它的一部分,并且收获了足以让资本青睐的世俗成功,这样的成功,已经足够让他和首富之子谈笑风生。
自洽无比重要。它是解决所有痛苦的必由之路民国败类。

李诞在微博里转过《无中生有》里的一句话:
人不能变成向往的样子是因为不能舍弃向往本身。
他还在自己的第一本书里《笑场》里写:
“我一直以来是个沮丧的人,认为人生没有丝毫意义,梦幻泡影。近来因机缘获得一点儿开悟,找到了活下去的理由——人生确实没有意义,但人生有美。”
是啊,要好好活下去啊,人生有美。

标签:
吴正元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