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门后的复仇每周一书(48):尤利乌斯·伏契克《绞刑架下的报告》-林子的百草园

2019年01月26日   admin   38人浏览   0人评论
每周一书(48):尤利乌斯·伏契克《绞刑架下的报告》-林子的百草园貔犰

翻看《解读语文》时看到一篇名为《绞刑架下的报告》(节选)的课文,文章描述了一个战士在狱中的种种情形,其受刑的艰苦、意志的坚忍,勾起了我的阅读欲,我便顺手找出整部电子书来看。
《绞刑架下的报告》系前捷克作家尤利乌斯·伏契克被纳粹逮捕入狱后,在狱中所作。(伏契克和《牛虻》的作者伏尼契鄂友三,可是“我们不一样”哦。)伏契克是1903年出生的,差不多比我们早了一个世纪。看到这个出生年份,同学们,你们是否想到了谁?是的,深吸一口气,让我们说出他的名字:前苏联的尼古拉·奥斯特洛夫斯基,或者说保尔·柯察金。1904年,让大家在读他三十年后创作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这一部名著时倍感痛苦的小尼古拉在乌克兰出生了(这个句子真是有点绕啊。不知道语法对不对,感觉好像没问题)。
我常做些没有意义的猜想。比如加具土命,要是伏契克和奥斯特洛夫斯基出生在同一个地方,他们是不是就成了同学灭门后的复仇,成了亲密的战友?又或者,在莫斯科的一个布尔什维克会议上,来自两个不同国家的年轻人偶然相逢,是不是会有说不完的话?

言归正传。1921年,18岁的伏契克刚考上大学何念慈,受俄国十月革命的影响,加入了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不得不说,一个人初成年时的选择对一生的命运真是太重要了极品昏君道。伏契克35岁那一年,德军占领捷克,他和同志们组成了新的地下中央委员会。1942年4月因叛徒出卖被被德国秘密警察逮捕,关押在布拉格近郊的庞克拉茨监狱。1943年9月,经历了近18个月的非人折磨,黄婉佩伏契克在狱中就义vk克,年仅40岁。

这是一部正宗的红色作品,原本我对这类型的是没有多大兴趣的。但可能许久不曾正儿八经地读革命作品的缘故火力银电v,阅读课文片段节录时,我分明觉察出一种凛然的气概。伏契克作为革命志士那种铿锵的崇高感、正义感不由分说地浸染全身,以至于我几乎要汗毛倒竖。
纳粹的监狱,法西斯的手段我们从各种影视作品、文字录述中也算“领教”过不少,然而真正从一个当事人的角度以实况转播的方式来描述,这样的作品我以前是没有读过的。这部报告共八章,是伏契克在窄小仅能走七步的牢房内,因了一个好心的看守给他零头碎脑的纸笔而后又秘密带出囚牢,后经伏契克妻子整理而成的彭书涵。
1942年4月24日晚上十点,39岁的伏契克被猪队友告发,在一个晚上和朋友谈话时,被秘密警察掳走。他在被捕前本来可以选择逃跑或开枪自尽,但考虑到那样做会伤害到朋友一家,便毅然束手就缚。
“于是决定了。
我从隐蔽的地方走了出来……照我脸上打了第一拳。这一拳几乎要了我的命。
接着就是第二拳,第三拳。
……他们把我推上汽车。手枪一直对着我。”
这是逮捕的过程。接下来是审问。查清了伏契克的真实身份后,作者这样描述:
“现在我又能比较安静地计算抽打的次数了。我唯一感觉得到的疼痛,是从那咬烂了的嘴唇上来的。
……五下,六下,七下,现在仿佛棍子直打进了脑髓。
……我用舌头舔了舔牙床,想努力数清被打掉了多少颗牙齿。但怎么也数不清。十二、十五、十七颗?”
接着,他们带来了伏契克的妻子李凯丽。面对连指尖都在滴血的丈夫,妻子也同样坚贞不渝。
再然后,猛踹、泼凉水、拖行回囚牢,一个医生过来说:“他活不到明天早晨啦。”
这是1942年4月25日晚上十点,作者这样写道:“一个美丽而温润的春夜。”这时距离被捕,过去了一天一夜。这也正是第一章的名称——二十四小时。
但伏契克没有就此死去,他还自嘲“爸爸,妈妈,你们为什么把我生得这么结实啊?”第二章,伏契克继续描述——名为“临死前的痛苦”。这一章里,有一段他与反共科科长的对话韩彩媛,科长质疑他的共产主义,伏契克坚信:“俄国肯定会胜利”阿甘左回忆录,“不会有别的结局。”这一章中,有一段著名的宣言——我为欢乐而生,我为欢乐而死。后来医生再一次撕掉了他的死亡证情义无价原唱,感叹:“他真是一匹马。”
第三章,伏契克全景式还原了267号牢房的种种。在这每每要用担架抬出去受审的惨酷的人间地狱中,作者竟也体察到了“狱中集体”的珍贵的快乐。受尽苦难的人们,有兄弟般的友爱,更充满斗争的智慧。

(庞克拉茨监狱外景,图片来自新浪网)
第四章,伏契克为我们介绍了一个名叫“四〇〇号”的待提审地点。这是1940年为专审共产党人设立的。这地方,相比267号,简直是天堂了。
其后,伏契克详细地描绘了那个时代的英雄和懦夫群像,而他对家人朋友的忠诚、对共产主义的坚贞,更是显露无遗。
信仰变鬼3.2,这就是信仰。
我总以为信仰是虚妄的,因为不曾亲见。然而在这部报告里,我却强烈地感受到了。
有信仰的人,视死如归,向死而生;有信仰的人,不惧淋漓的鲜血,不畏残暴的酷刑;有信仰的人,胸腔里全然正义的歌声,血脉中尽是热情的礼赞;有信仰的人,沸腾着最澎湃的精神巨浪,喧豗着最震耳的时代强音。——哪怕他的信仰,后来被证实并不值得。你看,后来,不也有“布拉格之春”,不也有米兰·昆德拉吗?
然而,我心中伏的契克,他仍然是伟大的,他的精神,也将永远伟大。
煌煌《钢铁》巨著没有打动我,这一个来自捷克的作家的十来万字的作品竟让我念念难忘陈颂雄。用他作品中的一句话作结吧:
人们啊,我爱你们。你们得警惕啊!

标签:
吴正元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