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晚点实时查询提刑官宋慈 第四章-统一CF专区

2018年11月09日   admin   39人浏览   0人评论
提刑官宋慈 第四章-统一CF专区
一小时后,我们爷孙俩回到家中,爷爷泡了一壶姜汤驱驱寒气,一边喝汤一边说道:“阳儿,你一定觉得奇怪火车晚点实时查询,我们宋家祖上明明是干仵作这一行的,为什么偏偏不让子孙后代从事这类职业?其实这里面是有缘故的。”
南宋时期申世辉,有一位出类拔萃的提刑官,名字叫作宋慈,宋慈一生断案如神,天下罕见二十八星瓢虫!
他担任提点刑狱官期间,仅仅花了八个月的时间,就将当地所有冤假错案,无头公案全部破获,抓获凶手多达两百余人,事后竟然没一个喊冤的,从此震惊朝野。
宋慈虽然厉害,但他深感自己一个人力量有限,还有很多地方的官员,仵作往往不会审案,全靠逼供,经常屈打成招全医网,草菅人命,正所谓案上一滴墨,民间千滴血王美婷。
于是宋慈将自己一生的验尸心得,全部记载在了洗冤集录当中,洗冤集录首创了法医鉴定学,鞠倩伟比西方领先了三百余年,所以宋慈也被全世界公认为:法医学鼻祖!
自宋慈之后,宋家子孙一直在刑部和大理寺供职,断案无数,渐渐将洗冤集录不断扩写,积累了一套神乎其技的断案绝学,取名为断狱神篇。
正所谓树大招风,宋家传人掌握着这门精深的学问,一方面太容易被凶手忌恨,经常遭惨毒手另一方面身怀绝技又容易被人利用,明朝的时候宋家人曾奉命调查一起离奇的九尾狸猫事件,结果却牵扯出了背后的王位之争,反而被当成替罪羊,险些诛连九族钱英文。
后来有一位精通命理的宋家先祖发现,也许是因为宋家人掌握的这套学问太过精深,窥破天机,遭鬼神所妒,所以宋家人但凡当官、当捕快、当仵作这三种职业,必定不得好死!因此才立下了“不官不仕,明哲保身”这八字祖训,希望宋家能够香火永存。
听完之后,我有点沮丧,又有点不肯相信:“可是爷爷,你自己不也在帮警察破案吗?”
爷爷叹息一声说道:“我当年年少气盛,和你一样喜欢破案,解放前曾在警界大显身手,破了好几宗震惊全国的大案。没想到很快灾祸就来了,有人诬告说我验尸的那套绝学是封建迷信,结果我就被拉去睡马厩了,白白养了三年马。那三年我每时每刻都提心吊胆,要不是后来平反的早,大概我就自行了断了吧?”
说到这,爷爷狠狠喝了口姜汤:“刚则易折,柔则长存,我小小展露锋芒,就招来这么大的灾祸杰莎贝尔,总算明白祖宗的话是有道理的。后来我便一直躲在老家,可我已经名声在外,想躲也躲不干净,每隔几年总有人来请我出山,我不是不愿,而是不能,最后迫于无奈,只好以这种方式与他们合作。本以为到你这一辈我们宋家总算可以安生了,谁料你今天在孙老虎面前露了一手,我想这一切都是造化弄人,这是宋家的劫数,也是宋家的使命!”
爷爷这番话听得我很糊涂,这是希望我以后干这一行,还是不要干这一行。
爷爷又说道:“阳儿,你既然已经通过测试大侦探西门,从今天开始,我打算倾囊相授,把我毕生所学全部传授给你,你想学吗?”
一听这话,我激动起来:“爷爷,我当然想学!”
“你别想多了!”爷爷说道:“我之所以要教你是因为你靠两本书胡乱摸索,到处卖弄,就像一个三岁孩子拿着锋利无比的宝剑在敌人面前玩耍,反而很危险。其实宋家的真正精髓你连十分之一都没学到高靖榕。爷爷不希望你早死王缨灏,可是爷爷老了,管不了你一辈子,我能做的就是将这把宝剑的招式告诉你,让你以后的路自己去走!”
“再一个,验伤勘尸是祖宗留下来的一笔宝藏,如果就这样绝在我手里,是我的罪过,我就算在九泉之下也无颜去见列祖列宗。但若是宋家后继有人,我想我死也可以瞑目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听爷爷说死也可以瞑目这种话,我忽然间有种不祥的预感,仿佛爷爷在交代遗言一般。
我甩开这个念头,点了点头。
自此之后,我只要有空就跟随爷爷学习如何验尸,如何处理犯罪现场,其中玄妙,难以一言蔽之。当然我也吃了不少苦,无论任何挫折我都咬牙坚持,像一块吸水的海绵一样贪婪地吸收着这些宝贵的知识!
转眼三年过去了,我高考成绩不怎么理想,我想去念省里的理工大学,可是分数还差一百多分,爷爷说填吧!保证你能考上。
我相信爷爷的通天手段艾泽拉斯之怒,给我搞个扩招名额是小s,于是放心大胆地在第一志愿上填上理工大学。
姑姑希望我能读个经济专业,以后好帮她打理一下生意,老实讲我是一个极端分子,对破案什么的喜欢得不得了,对做生意丝毫不感兴趣,可能我是隔代遗传了爷爷的基因。
左思右想,最后我填了一个应用电子,中规中矩的专业,听说就业前景挺不错的。只是后来我来到学校发现班上总共就三个女生沁人心脾造句,心里真叫一个后悔,可惜已经上了这条贼船一禽定音,后悔都晚了。
高考之后漫长的暑假,我没事就在家里上上,看看电影,陪爷爷下下象棋,过得非常惬意。
这天我去一个同学家里参加聚会,大家干掉了两箱啤酒,我们都是从小玩到大的伙伴,一想到即将天各南北,去外面的世界闯荡,大家心里既是豪迈,又有点依依不舍。
吃完饭,我们又一起去唱歌,闹到很晚才回家。
这时已经是深夜十一点,我远远看见宋家老宅灯火通明,心里咯噔一下,有种不好的预感!因为我们这个县城里的人晚上都睡得很早,按照风俗来说,只有家里横遭变故才会大半夜点这么多灯,比如老人去世
刹那间我的酒就醒了,加快脚步跑回家里,推门喊人,结果屋里一个人都没有。
我来到爷爷的书房,看见桌上搁着一个简陋的信封,上面没贴邮票,右下角用笔画着一把血红色的弯刀。
信封里好像装了什么东西?
我好奇的把信封朝手上一倒,一个粘粘的东西顿时落在我掌心,那竟然是一颗眼球!
更多精彩内容查看原文~
标签:
吴正元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