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蓝刀锋第二部全集机缘巧合得到神传厨道,凭借“技术”牢牢抓住女人的心-魅小说

2017年08月06日   admin   26人浏览   0人评论
机缘巧合得到神传厨道,凭借“技术”牢牢抓住女人的心-魅小说


第一章 我从沙漠来

无边沙漠,一点绿洲。
绿洲中飞起直升机,随着直升机升空,下方传出许多人声,喧哗鼎沸。
“小祸害终于走了。”
“老王,晚上喝点儿行不?”
“谢天谢地,终于能过几天正常人的日子了。”
“再别让他回来,去祸害别人吧!”
……
当飞机飞远,绿洲中传出警哨声,接着有声音大喊:“想不想过了?都给我老实点儿!晚上加一两酒。”
“乌拉,乌拉。”几十口子大汉高喊万岁,不知道是为了小祸害的离开,还是为了晚饭加的一两酒。
……
三天后,北城火车站,一个光头拿张纸条左右乱看:“这么大个北城,连公用电话都没有?真落后。”眼中只有无尽美女,华丽地无视掉街边许许多多的插卡电话。
光头叫白路,在一个古怪的地方长大,认识许多古怪的人,学会许多古怪的本事。
工夫不负有心人,看够美女的白路终于找到公共电话,拨号码,等了会儿,话筒嘟嘟嘟地传出盲音。
奇怪,拨错了?再拨一遍,怎么还是盲音?
再拨一遍,盲音依旧。
再拨一遍……
老板看不下眼了:“小伙子,北城电话是八位,你少拨一位。”
“啥?八位?啥时变的?”白路显得很吃惊。
老板甚是无语:“您老人家是从火星来的?”
这事儿闹的,被鄙视了,幸好有地址。白路问:“大叔,小王村怎么走?坐火车还是长客?”
“什么?火车?长客?”
“都村子了,不得出城啊?”
老板彻底无语:“地图八块钱一张,买了自己看,或者随便找辆公交车,上车问售票员。”
“北城真不方便。”白路小声嘟囔着买地图。
先从周遍看起,一分钟后发现问题,敢情市内也有村子,比如什么公村、什么庄啥的。小王村同样在三环里。
看过新闻,知道三环里房价贵的可怕。再看一遍纸条,上面写着小王村五星大饭店,想不到啊想不到,老爹的朋友挺有钱,哪怕是个鸽子屋,起码也是百万身家。更何况是一家五星大饭店,这家伙得多有钱?随便分给我点儿,过得不要太舒服好不好。
有了美好期待,白路意气风发地朝小王村进发。
一个小时后,挤的像条狗一样的他困顿劳累,站在街上目送公交车离开:“老子再也不坐公交了。”
看路标,“小王村路”,往前走,“五星大饭店。”唠叨着名字,遍看高楼,努力寻找豪华饭店。
一条小街走好几遍,没看到五星大饭店在哪,拽住环卫大娘问话:“大娘,五星大饭店怎么走?”
“不知道,饿不是本地人。”大娘转身就走。
一抬眼,十米外有个熟悉身影,他熟悉的是那身制服,大喊一声:“警察,别走!”
孙敏顿了一下,以往都是自己喊别人站住别走,现在听别人喊,很是有点不适应,停步回头看。
呀,是个女警?白路小跑过来:“警察阿姨,五星大饭店怎么走?”
“你叫谁阿姨?看你那一脸褶子叫我阿姨?”
“……警察姐姐,五星大饭店怎么走?”
孙敏很生气,这小子太不开眼,抬手一指:“前面。”
“前面?”前面是高楼,高楼下是全封闭的菜市场,市场外有几家门市,卖糕点、鞋、盒饭啥的,有正宗兰州拉面,有正宗狗不理包子铺,在拉面店和狗不理中间是一家饭店,牌匾上写着五个大字,五星大饭店。
这……真让人震惊。
“谢谢警察姐姐。”跟孙敏道谢,白路走向五星大饭店,边走边郁闷,这都几点了?饭店咋还拉关着门?好大一道卷帘门沉沉垂着。
左右看看,拉面店和包子铺门口都没人。侧身走进包子铺:“师傅,五星大饭店什么时候开门?”
“那家伙爱干不干的,鬼知道什么时候在,吃包子吧,好吃,新鲜肉。”老板很热情。
“我找人。”
“找人啊,那不知道了,不然敲门看看。”老板丢下句话,去厨房折腾包子。
敲门?白路很听话的去敲五星大饭店的门全系大宗师。
咣咣咣,咣咣咣,咣咣咣……白路坚持了两分钟。屋里人终于坚持不住,扯脖子大喊:“砸什么砸?今天不营业。”
“我找王木墩。”白路以更大声音喊回去。
王木墩三个字好象有魔力一般,屋里顿时响起一阵乱七八糟的声音,两分钟后,升起卷帘门,推开玻璃门,走出个昂藏大汉,起码有一米八五,又高又壮,就是有点老,应该快五十岁了。穿身运动服,趿拉着鞋,打量白路:“你找谁?”
“王木墩,我爸让我找他。”
大汉很激动:“你爸叫什么?”
“……不知道,就知道姓王,别人都叫他大老王或者王老大。”
“好孩子,你叫什么?”不知道是因为白路记不住老爸名字,还是因为听到白路老爸的消息,反正王木墩很开心。
“我叫白路。”爹姓王,儿子姓白,儿子不知道老爸的名字,多么和谐的一家。
“就是你了,来,进来进来。”往里让白路:“你爸住哪?”
白路问:“你是王木墩?”
“你得叫我叔,二叔,还有,我叫王尊,不叫王木墩。”王木墩想接行李,一看只有个小挎包,赞赏道:“男子汉大丈夫就该这样,洒脱。”拽他进里屋。
“你改名了?”进屋后的白路边打量房间边随口问道。
房子不大,里屋有个隔间,大屋子是厨房,小屋子是卧房,条件够艰苦的,比沙漠里好不了多少。正看着,从厕所里走出来一个面色红润的半老徐娘,很白很好看,头发略微有点凌乱。看见白路,有点不好意思,闪身走出里屋,在店门口隔着玻璃往外看看,没发现熟人,悄没声息开门,快速走掉。
真专业!白路看向王木墩:“是婶吧?打扰你们运动,真不好意思。”
“婶什么婶,不说这个,说说你爸咋样。”
“挺好的。”
“身体咋样?在哪?现在做什么?”王木墩有很多问题。
白路有点好奇:“你俩多久没见了?”
“对,见面,还是你聪明。”王木墩蹭地站起来,去房间一阵乱扑腾风野七咒,拎个小包出来:“把地址给我。”
说话的时候拿出笔纸,写下一堆数字,还有一堆钥匙,推给白路:“这是我的手机号,咱饭店的电话号,我身份证号,记住了。”
“给我这个干嘛?”白路有点托故的感觉。
“我去找你爸,快给我地址和电话。”王木墩催道。
白路写下地址,王木墩一把抓住:“走了,饭店归你了。”说完话,冲出饭店,拦车去车站。
白路愣住,老爸不正常,看来二叔更不正常,这就把饭店丢给我了?算是怎么回事?
在屋子里发了半天呆,确认王木墩不会再回来,打量打量饭店,真脏。白路叹气,得,干活吧,开始收拾卫生。
一直忙到半夜,把饭店收拾的干干净净,连锅碗瓢盆都刷的跟新的一样。然后煮面,吃饭,睡觉。
第二天很早起床,思考人生大计。
老爸让自己来大城市出人头地,二叔丢下饭店就跑,难道要靠这个小饭店出人头地?
想了又想,决定开干。于是,五星大饭店重新营业。
买回红纸毛笔,龙飞凤舞写上几行字,贴到饭店外面。
红纸上写的是,本店每天只接待十名顾客,超出者概不接待,敬请谅解。另,厌食证患者凭医生证明可八折购饭,每人只限一份。
不知道是饭店本来生意就不好,还是被他的告示吓到,一整天没有一个人来饭店吃饭。无聊的白路爬在桌子上是睡了醒,醒了睡,直到晚上七点半,实在睡不着了,推门而出。
才出门,边上狗不理包子铺的包子大叔冲他笑:“和老王是亲戚?够狂的。”指了指墙上的红纸。
白路笑笑:“事实。”
包子大叔愣一下,这小子太不知道天高地厚,笑着摇摇头。
大城市,七点半正是下班回家时间。街口走过来三个青年,挨家打量,想找个便宜实惠、味道又好的饭店。走到五星大饭店门口的时候,一个带眼睛的瘦子看到红纸,笑道:“看这看这,够狂的。”隔着玻璃往店里看,只有桌子椅子,没有人。
另两人凑过来看红纸,哈哈笑起来:“进去看看。”说着话推门而入。
包子大叔提醒白路:“来客人了。”
白路走回饭店:“坐,三位吃点什么?”
三人没有点餐,先是笑着问:“外面广告有点意思,你以为你是食神?”
白路点头道:“厌食症那个,确实是跟电影《食神》抄的。”
“你做的有那么好吃?”瘦子问道。
白路笑了一下:“试试就知道了,不好吃不要钱。”
“成,冲你这句话,在这吃了,来,点菜。”三人纷纷坐下。
白路问:“三位现在最想吃什么?”
“我想吃凉皮,你这有么?”“我想吃大饼子。”“我想吃龙虾。”三个人各自说着。
白路轻轻一笑:“等着。”走进厨房。
十八分钟后,白路端出来三碗凉面,几片馒头,一小盘腌虾,另三盘小菜。
第二章 五星大饭店

“这不是我们点的水口山oa。”三人没动筷子,不满意看着白路。
白路平静说:“吃吃看,不好吃,算我请你们。”
“好。”老板都这么说了,三个人开吃。
只吃了一筷子,三个人齐齐愣住,有些不敢相信。慢慢嚼着口中食物,互相看一眼,又一起看向白路。等咽下口中食物,一人问话:“是不是真的?”
他是问是不是真的这么好吃?根本不敢相信的好吃!以前看书看电影,总说一道好菜会如何如何的好吃,什么猪八戒吃人参果、十万个毛孔都开了之类的形容词,一直都认为是夸张,而现在这一刻,仅仅是一碗凉面、几盘小菜,就让他们体会到仙家佳肴般的美食感觉。
白路笑着说话:“是真的。”
三个人再没心思说话,筷子一伸,犹如登陆艇一般,风卷残云,疯狂开动。
片刻后,扫过桌子上的所有食物,三人意犹未尽:“老板,原样再来一份,再来三瓶啤酒。”
白路回话:“几位兄弟,不好意思,只卖一份,明天想吃请早,还有,我家不卖酒。”
“老板,不带这样的,哪有饭店不卖酒?”
“先别说酒,老板,再做一份吧,饭店哪能不卖吃的。”另一个人说话。
白路走过来:“再好的东西也不能连着吃,吃到恰倒好处不是很好么?”
“不好,我们没吃饱。”
“已经七分饱了,食物的作用是让身体健康,吃太多会影响健康。”
“我们不听大道理,就想再吃一遍,多少钱?给钱还不行么?”
白路笑道:“不是钱的问题,留着想头,明天再来吃,岂不是一种幸福?”
见白路坚决不肯再上一份,眼睛瘦子叹气:“哪有你这样做生意的?老板,这个我得说你……算了,结帐。”
“凉面五块钱一碗,馒头两块钱,腌虾十五,小菜一盘五块,一共五十七,给五十得了。”
“多少钱?”三个青年有点吃惊。
“五十。”白路重复一遍。
眼睛瘦子拿出五十块钱:“老板,不是我说你,你太不会做生意了。”一盘虾才十五,三个人共花五十块钱,确实有些便宜。
白路收钱:“提醒一下,每天就接待十个客人,明天想吃的话,请早。”说着收拾空盘子。
三个人一听,赶忙问道:“预约成不?我现在就订桌……”
“扫瑞,概不接待预定。”
“是中午和晚上各十个客人,还是一天就十个客人?老板,十个客人有点少,我们一桌就三个客人,你改一下好不?”
白路看看店铺,一共有六张四人桌,想想说道:“你们是我的第一桌客人,本老板决定接受你们的意见,改为中午六桌,晚上六桌,怎么样?”
“六桌也不多啊,你看大饭店,中午几十桌,还得翻台,小饭店、拉面店翻台更频繁。”
“就六桌。”白路说道。
“六桌就六桌,中午几点开门,晚上几点营业?”碰到好吃又便宜的食物,三个人不肯轻易放过。
“中午十二点营业,晚上六点营业。”
“老板,不如这样,我们帮你做个广告牌,挂在门口,把你的规矩和营业时间刻在上面,然后呢,你不用给我们钱,只要管我们三桌饭就成,我们三个人每人一桌,就是说在你每天的十二桌饭之外,我们有人过来,你就额外多做一桌饭,一共有三次机会,可以不?”
白路琢磨琢磨,弄个告示牌是挺麻烦,做饭比较容易,于是同意下来:“成,这么定了。”
三个人赶忙拿出手机:“老板,电话多少?”
“不用记电话,牌子上写营业时间和营业规矩,顺便标明,本店不卖任何酒水,只有免费的白开水火蓝刀锋第二部全集。”
太拽了,开饭店的哪有这么拽的?世界顶级饭馆不过如此。
三个青年群策群力,没多久在手机上打出一段文字。白路过目后点头:“就按这个做,麻烦几位了代嫁弃后。”
“不麻烦,不麻烦。”三人再说几句客套话,交换姓名后离开。
看着他们离开,白路暗道侥幸,还好还好,开业第一天没剃光头。
眼睛瘦子叫童安全,第二天中午送来一个木制告示牌,古木色底子刻着黑字,比白路写的红纸漂亮太多。
最上面是五颗金色星星,意为饭店名字。下面照抄昨天的告示,略做更改,本店每天中午接待六桌顾客,晚上接待六桌顾客,余者概不接待,敬请谅解。厌食证患者不受此限制,凭医生证明可八折购饭,每人只限一份。
营业时间,十二点至十三点蛇蝎尤物,十八点至十九点。
另,本店不卖酒,不接受订桌,老板有随时关门休息的权力,再请谅解。
牌子很大很好看,替换下红纸,嗵嗵嗵固定到墙上。童安全说:“路子,开饭,他俩一会儿来。”
看看新告示牌,白路很满意,进去做饭。
他们在门口一阵乱折腾,吸引过往行人,待看完告示牌,有人笑有人鄙视。随着看过的人越来越多,没多少时间,这条街上的大多人都知道这个告示牌。
前天见到的半老徐娘进厨房找白路:“瞎折腾什么?你叔呢?”
“二叔去沙漠了,你找他有事?”
女人叫王若梅,愣了一下,心中暗骂,这个混蛋王八蛋,占够老娘便宜,不说一声就跑。怒瞪白路一眼,气哼哼离开。
这时候,童安全的两个朋友到来,一个稍高一点儿,叫王小朋,一个稍胖一点儿,叫黄丰。进屋就喊:“路子,上饭。”
白路也不问他们吃什么,随便做了四道菜一道汤,再三碗米饭,直接端上。
三人吃后,又是连声赞扬:“太好吃了!”
黄丰说:“这顿饭不算那三顿饭里面,多少钱?”
“七十八,给七十得了,谢谢你们帮忙。”
黄丰付钱:“以后我们的午饭就在这吃,每人二十块钱标准怎么样?”
白路笑笑:“你能占上桌就行,我无所谓。”
“你咋就不知道通融呢?我们是你第一批客人,应该优惠,整个VIP啥的……”
这个时候,门外有人说话:“这家老板疯了吧。”
“你不懂,这叫饥饿营销。”
“营销个屁,小破饭店一个,回去干活。”
几个人说着话离开,从玻璃门可以看到,是几个厨子,走向斜对面一百多米远的天香酒楼。天香酒楼是这条街最好的饭店,没有之一,据说厨师长月薪过万。
“还厨子呢,真不识货。”童安全替白路打抱不平。
白路笑笑:“吃好了赶紧走。”
“你越来越不像话了郝笛,怎么能赶客人呢?”童安全愤愤不平,语气像是老朋友一样,嘟囔着往外走。
“明天请早。”白路收拾碗筷。
饭店中午的营业时间是十二点到一点,虽然告示牌惹来很大争议,许多人看了说了热闹了,可就是不进来吃饭。要知道这地方是三环,写字楼林立,无数白领想吃好吃省,煞是辛苦。不说远的,只说狗不理包子铺和拉面店,一到饭点儿就人满为患,五星大饭店却是空空荡荡。
从这一点可以看出,二叔王木墩实在有经商手段,许多年熬下来,硬是把好好一个饭店经营的无人敢进门。
时间如水流过,中午没了是下午,下午没了是晚上,好象是一眨眼的时间,电视已经播放《新闻联播》,白路起身关店。昨天一天和今天一天,一共收入一百多块钱,只有童安全三人吃了两次。
白路琢磨着,不如趁生意不好的时候出去办点事。
从沙漠里出来的时候,号子里的张老三求他帮忙去看看闺女,报酬是张老三几十年偷来宝物的埋藏地点。
白路不在意那些玩意,老家伙说过,那些东西虽然很昂贵,可是一多半难出手。他在意的是号子里那些老家伙的感受,最短的也相处十几年,多多少少有些感情,有托付,当行之。
只是有个大问题,身上没钱,全身上下一共一千多块,连个稍微好点儿的手机都买不起,若是张老三闺女受穷,他帮不上忙,纵是走上一趟又能如何?
迫于眉睫的问题是搞钱,于是,决定先去挖宝。
第二天一早,放下卷帘门,贴上新告示,本店休业好几天。
一个人出城。
按张老三说的,出北城往西,估摸着走上一、两百里路有片山脉,其中最险的、模样像老头的山峰后山,一片密林子里有块大石头,石头上刻着老三俩字,往右走百米,有两株连在一起的大树,大树前下挖两米,是藏宝地点。
于是白路西行,因为要挖土低调奋进,先去买把可以折叠的军工锹,好在这玩意满大街都是,随便买。装进小书包,进山。
又坐车又走路,两个多小时后,白路望山兴叹,什么鬼地方,居然要收门票刘昕快女?
连绵起伏的群山,被小小几道围墙隔住,柏油马路直通山里,路边有饭店小卖店,什么钓鱼、农家乐的应有尽有。正前方是巨大广告牌,森林公园欢迎你。
还是沙漠好,随便走到处走,只要不死,绝对不收门票。
第三章 远山有宝藏

忍痛买门票,去看景区地图,找了半天也没看到出来哪个山像老头。回门口问保安,保安想了想说道:“你说的是大圣峰吧?”
“大圣峰?”
“往那看,那座山后面,对,就是那,像不像猴子?”
“猴子?老头?”好吧,白路深深折服于张老三的眼神及公园管理者的创意,继续问:“那座山最险?”
“还行吧,现在没什么险不险的,按路走没事,对了,你买保险了没?”
你这是希望我出事还是不出事?白路幽怨的感谢一下保安,朝大圣峰前进。
保安追着说话:“那地方挺远,你现在去,晚上不一定能下山,坐车吧,一个人一百,送到山下……”
为节省时间,白路听从保安建议,坐上游览车出发。保安继续追问:“买保险没?”
“门票不是包含保险?”
“那个钱少,再买份赔的多。”
白路无语,在游览车的带领下,二十分钟后到达大圣峰。
下车后再次呆住,柏油马路尽头,山峰高大,树林茂密,有小径上山,有小径下山,独没有往前走的路,如此高大险峻的山峰,怎么才能翻到山后?
问游览车司机,司机说:“去后面干嘛?我在这干了五年都没去过,小伙子,想探险是好事,但不能拿生命开玩笑。”
你就让我开一次生命玩笑吧。白路开始登山。
一路险峻不说晋文源,连翻带爬的总算到达目的地。等他看到传说中的大石头,已经是晚上八点。林子里黝黑一片,不时传出野兽的凄厉嚎叫。
白路暗骂,不是森林公园么?怎么这么恐怖?
观察观察周围环境,虽然很黑,夜深人静的却是适合开工,拿出铁锹挖坑。
挖啊挖,好不容易挖了三十几公分深,只听喀吧一声,铁锹断了。
白路怒不可遏:“什么都有假货?指望这等破烂铁锹还怎么收复美国?”
无奈之下,使用半截铁锹继续挖。
两米深坑,在工具不合手、且不时有小动物过来参观的情况下,直到半夜,终于挖到东西。
铁锹挖到木板,发出咚的一声闷响。白路很高兴,可算要完工了。
事实总是出人意料,有木板不假,当他沿着木板向周围开挖时,发现总也挖掘不完。
越挖木板越多,直挖到第二天早上才算清理出这块地方,脚下是十几块木板紧密排列,好象铺床的床板一样。翻开木板,露出一具棺材。水谷雅子白路很郁闷,张老三把宝贝藏在棺材里?
清理干净泥土,躺在棺材上哇哇大喘气,这时候太阳都出来了。白路心中狂骂,倒霉张老三,藏宝就藏宝,居然藏棺材里面……等下,万一不是藏宝地点,真是某户人家的棺材怎么办?
白路蹭地爬出深坑,到处找墓碑。
没有墓碑,再说了,谁埋人会埋到两米以下那么深……不对,两米好象不深,电视里都是挖这么深……
想的越多越迷糊,静下心思,打开棺材不就知道了?
重新下坑,撬开棺材钉,翻开后一看,真正是长使英雄泪满襟,棺材里一大半都是古书古画,用真空塑料袋包装,密实堆在一起,怎么往回拿?
另一半地方则是很俗的堆了些宝石,白路不认识,总之不过是珍珠玛瑙玉一类东西。
看到这些东西,白路终于明白张老三一个小偷,为什么会送到大沙漠里服刑了,而且是无期。也终于明白,这么多好东西,为什么不交给他闺女,反而是送给自己。第一,不安全,怕人惦记上,给她闺女惹祸。第二,还是不安全,万一被警察发现,肯定被抓。
这不是财富,是通往监狱的捷径。只有交给自己是最好选择,一是没埋没这些东西,二呢,自己平白得到许多钱,会不好意思,自然会好好照顾他闺女。
踩在棺材边翻翻拣拣,如同张老三所说那样,这些东西很难兑换现金。
如许多宝贝,看着就眼晕,保不齐打哪个王亲国戚家偷来,公安局挂着号,白路可不敢公然挑战国家法律拿出去晃悠。
待翻到棺材下面,我的天,棺材下面整整铺着一层金砖,起码五、六十块,也不知道张老三以前是怎么运进来的。
金砖太沉,不方便往外拿,要是有两根金条就好了。挑选到最后,满满一棺材宝贝,硬是没有一件东西适合拿出去贩卖。
这个混蛋,就不知道留几张银行卡?看着手里厚厚一大沓的各种各样的股票债券,同样有真空塑料袋包装,白路根本不想拆开看有多少种多少钱,直接丢回棺材。
若是好出手,张老三也不会把这些玩意和古书古画埋在一起。
太容易相信别人实在不好,被张老三骗了,那家伙说大部分东西难出手。事实是没有一件东西好出手,难怪要长埋深山。
归置好各种宝贝,想了想,抽出块金砖装进书包,不是不想多拿,这玩意太重了,一本武侠书大小的金砖足有四、五十斤。
把书包丢到坑外,收拾好棺材里的东西,合上棺材盖,钉好棺材钉,铺好木板,踩两脚试试,没问题。爬出坑开始填土。
二十分钟后,地面变平整。又浪费一个小时,从林中别处寻来树枝落叶啥的,扬到这片泥土上面。再将林中其他地方略做清理,总之不要让人看出来这里的新土。然后抱着金砖下山。
出山的路同样险峻,走了四个多小时才回到柏油马路。
想想一下,抱着五十斤的东西在山林中盘旋四个多小时,何其一个累人可言。当白路看到游览车时,很有一种找到组织的感觉,激动的冲上去:“我要下山。”
司机好奇看他一眼,这家伙挺沉啊,收钱开车,下山。
白路到家的时候是下午四点多,进门没多久,童安全来了:“去哪了?昨天来吃饭,你不在,今天中午来,你又不在,哪有你这么做生意的。”
白路笑笑:“吃饭?”
“废话,难道来下棋?”童安全比白路大不了几岁,说话的语气有些随意。
白路哈哈一笑:“没到时间,不伺候。”
“你太没溜儿了,昨天我带单位同事过来,吃闭门羹不说,多丢人啊,你得补偿我一顿饭,这样我自己有两顿,小朋和黄丰他们俩有两顿。”
“成。”白路应下来。
“今天这顿不算。”童安全给黄丰打电话。
“问问,想吃什么,我去买菜。”白路插话。
……
很快到晚上六点,饭店营业,王小朋、黄丰领着五、六个人进来,一进门就说:“并桌。”
“并吧。”客人上门,白路去厨房做饭。
“诶,点菜啊。”一个有点高富帅架势的帅哥大声说话。
童安全说:“这里比较特别,不用点菜,也不卖酒。”
“不卖酒?什么破地方?吃饭不喝酒还吃个什么劲?换地方,放心,我请。”高富帅起身。
童安全脸色有点不好看,看向其中一个漂亮妹子说话:“真的很好吃,吃了就知道花间曲。”
“能有多好吃?还能比国宾馆做的好?”高富帅不屑道。
看童安全的面子有点不好看,漂亮女孩打圆道:“就在这吃吧,外面热,不想走了。”
美女这么说,高富帅轻哼一声坐下。
童安全他们一共是九个人,四女五男,彼此相熟,应该是单位同事。在等菜上桌的时间里,有聊天的,有玩手机的,童安全想和漂亮女孩说话,奈何隔的太远,倒是高富帅坐在美女身边,一劲儿小声说话。
黄丰拍拍童安全肩膀,笑着摇摇头。童安全叹气道:“我想喝酒。“
约略二十分钟后,白路招呼道:“过来端菜。”
九个人,八道菜,一个汤。等饭菜上桌后,没有人动筷,漂亮女孩皱眉道:“全是素的?”
童安全一看,除了白菜豆腐就是土豆芹菜,跟白路说:“上盘虾啊。”他喜欢上次吃的腌虾。
白路很热情的笑道:“今天没有虾,吃吧。”
高富帅一拍桌子:“耍我们?你想不想干了?”
白路保持着热情笑容:“想啊。”
“想干就重做,牛肉,虾,再来个鱼汤……”
白路还是保持微笑:“先尝尝,实在吃不下再说。”
有道是伸手不打笑脸人,白路把话都说到这个地步,高富帅也不好发飚。童安全则是抢先开动鲸鱼肉好吃吗,一手拿碗一手拿筷,咔咔咔的吃起来。
不论什么菜,白路做的就是好吃。
见童安全开动,王小朋和黄丰哪肯落后,咔咔咔的紧追不舍。
看到这三个人跟疯子一样的吃饭架势,有个妹子试着夹口菜送到嘴里。一口下去,顿时眉飞色舞,也不吃米饭,一口口的往嘴里送菜。
其余人发现不对,陆续动筷,片刻后,只有高富帅没吃。
见身边美女吃的很热闹,高富帅终于忍不住尝了一口青菜,然后同样收不住了。
八道菜一道汤,在五分钟内吃干净。一个个大叫好吃,有妹子说话:“老板,原样再来一份。”
“没了。”白路走过来:“一共一百一十块钱。”
一百一?吃八道菜?那妹子低呼一声:“这么便宜?”
“不便宜。”白路认真说话:“今天就这样了,明天想吃请早。”
标签:
吴正元
搜索:
热门文章: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