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线战将下载绍兴蓬莱阁:风烟激荡繁华散,多情应笑我如蜉-古古阁

2018年05月27日   admin   76人浏览   0人评论
绍兴蓬莱阁:风烟激荡繁华散,多情应笑我如蜉-古古阁
绍兴蓬莱阁,被忽略的大腕
风烟激荡繁华散
多情应笑我如蜉
蓬莱阁怀古
古古
蓬莱高阁立平湖,
元白风流满越书。
霸主平生无限爱,
花开陌上忆春初。
放翁独赞范文正,
清白堂前水无鱼。
秦观浪漫空回首,
不舍西楼越女姝。
十朋三卷会稽赋,
才气飞天字字珠。
稼轩大梦归何处嘎蒙,
乱云急雨变须臾。
周密飘零吟悲句,
陶庵烟冷月华铺。
繁华事散危楼远,
多情应笑我如蜉。
吼吼,我为绍兴府山蓬莱阁而写此诗,典故繁多,注解即正文。蓬莱阁风烟激荡,趣味纵横,深读一楼,可知绍兴魅力。
风险提示:多年成果整合,太长,全宇宙没人能刷完……如果 喜欢,欢迎关注转发
01
矗立府山之巅,寂寞无主
绍兴有两处文化瑰宝,一直明珠暗掩。一处是平水云门寺,一处是府山蓬莱阁。特别是后者超级店小二,身处闹市,俯瞰古城,得天时地利,却鲜有人知,甚为可惜。
这是一处很有文化魅力的所在。从五代十国到明朝,浪漫柔情、壮志豪情、丰盈才情,在这里交汇激荡,轮翻上演,名人雅士以登临此处为荣,是一部精彩非常的历史长卷。
你看,为了它,元稹写诗得名,钱镠爱山造景,秦观寓居浪漫,十朋激情写赋,稼轩登阁抒情,周密伤心咏怀,徐渭撰联颂胜,张岱纳凉赏月……
这是一座名符其实的江南名阁!元朝以前,它的盛名远盖山东烟台的北蓬莱。只可惜,如今,它在府山之巅,籍籍无名,寂寞无主,就连绍兴城里人,恐怕也没几个还知道它来时之路。
今天的蓬莱阁,位于府山西端的磨盘岗上,与飞翼楼呈参差之态。从山脚远观,蓬莱阁浮在绿浪之中,露出顶端纯阳大道,缥缈若仙台。从府山公园东门入,靠左沿小路拾阶而上,慢行20分钟即到蓬莱阁。阁高20来米,为2008年重修,三层飞檐,沉稳大方,算是建筑小精品。楼阁四面,都布置了楹联匾额,文气十足。
登上蓬莱阁,绍兴古城尽收眼底,远处会稽山连绵起伏,古鉴湖澄练如带,自有一番独特气象。古人四面奔赴,络绎不绝,登临此楼,留下不朽篇章,更添了这里的文气。
高阁逾千年,古往今来,登临怀古,最易引发共鸣。但如今这座楼阁,大部分时间总是空锁着,寂寞无主。这个原本引人入胜的文化灵魂,一直沉睡着,没人来激活它,每从阁下经过,我总为之一叹。

02
唐朝大佬吹牛,得名蓬莱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去巫山不是云”,这句大家耳熟能详的诗,出自中唐大才子元稹之手,为悼念亡妻而作。
元稹写诗,色彩浓烈,丽绝华美,富有情趣,最能煽起人的情感。所以,他写情诗,天下女子为之倾倒;他写山水,四方游客为之吸引。他的才华,简直有种让人挡不住的力量。
元稹的朋友白居易,也有这种力量,两人遂为知己。因为诗风相近,气味相投,两人你来我往,以诗为媒,一生唱和不绝,人们谓之“元白体”。
得感谢这两位大佬的唱和,他们为后来蓬莱阁的建设,提供了思路。
823年,元稹因触动权贵利益,被贬为浙东观察使兼越州刺史时,白居易刚好在杭州任刺史。这个时候,杭州西湖已经崛起,风光之美正好与越州的鉴湖旗鼓相当。元白兄弟俩是无话不谈的知音,写诗水平相当,职位相当,于是一场谁也不服谁的吹牛友谊赛开始了。
元稹夸绍兴好龙小羽,白居易吹杭州厉害,两人你来我往,互相取笑与矜夸,写诗很多,一时传为美谈。元稹其中有一句“”我是玉皇香案吏,谪居犹得住蓬莱”,以此赞扬越州之胜,时人深以为然。后来吴越霸主建阁,取名就来自此句。
“会稽天下本无俦,任取苏杭作辈流……”这场吹牛比赛,元稹更胜一筹,他说会稽山水天下无双,杭州只能做做其陪衬。此语一露江湖,纷纷叫好,于是越中山水名气如日中天。
元稹与白居易的唱和,你来我往,夸耀与嘲讽之中,见证的是知音相赏的坚贞友谊,越州也好,杭州也罢,他们的争论,为山水添色,唐诗之路的一波高潮又因之呼啸涌起。

03
吴越霸主情深,为妃建阁
元白二人唱和,为绍兴蓬莱阁埋下了诗意伏笔。
五代十国时,钱鏐当了吴越国主,把绍兴作为东府,在府山修建了精美的王宫,供妃嫔们游玩赏乐。其中一个重要建筑,就是根据元稹诗中描述的神仙意境,而修建了蓬莱阁。他的妃嫔们,在阁上无忧无虑,歌舞升平,快乐逍遥。
钱鏐是一个铁骨柔肠的汉子,虽然书读得不多,人也长得不秀气,但他的心思很特别,有个故事,在历史上不知道打动了多少女人的心。
钱镠与原配夫人关系不错,夫人很孝顺,每年寒食节都要回娘家侍奉父母,直到春暖花开才回,年年如此。有一次,钱镠办完公事,走出杭州宫门,见柳绿桃红,突然觉得很思念夫人,于是写了封信,内有一句:“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此语情真意切,又大度宽容、醇厚幽默。这封召唤的情书,李彩烨短短九字,铺开了一代帝王的无限怜爱。就是今天的女人,读到这里,依然能感觉到温暖的包围:春天来了,路边全是野花,亲爱的,你好一边欣赏,一边慢慢回来了…
当时,杭州民间感动于钱镠两口子的爱情,有人写了《陌上花》一歌,开始传唱。一百多年后,苏东坡来到杭州,听人唱起这首歌,依然有感于怀,写诗数首,其一曰:陌上花开蝴蝶飞,江山犹似昔人非。遗民几度垂垂老,游女长歌缓缓归。苏东坡对钱镠是很尊崇的,他掌政杭州时,特意为钱镠建祠,并撰文称颂。
钱镠一介武夫,因为这句吴侬软语,显得格外浪漫,为他的形象大加分,清代学者王士祯称赞此语“艳称千古”。绍兴蓬莱阁,也是霸主情深的见证!
钱镠掌管杭州后,扩建王宫,有风水先生献媚说:大王现在的房子太小,只能保百年江山,如果把西湖填掉一半,扩建宫殿,可保千年江山。钱镠头脑清醒,他说:江山哪有千年不易主的,西湖是百姓的命根子,不能填。不仅不填,钱镠还对西湖进行了疏浚和美化。钱镠的这一决策,为杭州文化昌盛经济繁荣埋下了最好的种子。
钱鏐民本思想让人钦佩,在帝王将相中,他那样的情怀,比较难得。
五代十国中,吴越国国运最长久,人均GDP最高,百姓最安宁富足。钱镠统治下,在那样的乱世,吴越举国和谐,真是百姓之朴知贤福。今天,我们贴门神,其中有一个看上去长得很丑的,就是钱镠之像。钱镠死后被当作门神,可见他在老百姓心中的份量。

04
范仲淹登楼写记,心忧天下
蓬莱阁建立后,风光与文化,双美并具,驰名吴越间,天下名士络绎相登,精彩故事不断演绎。
心忧天下,至死不渝。古来士大夫中,范仲淹先忧后乐的精神,为后人留下丰富的道德文化遗产。
一说起范仲淹,我们会立即想起他的《岳阳楼记》。这篇写于他58岁时的楼记,不仅文采服人,更以宽广的胸襟为士大夫们立下了人格与官德的高标。再往前推8年,范仲淹在绍兴做知州时,也曾写过一篇记,叫《清白堂记》,以井喻人,告诫为官者,当清白干事。这两篇短小的散文,遥相呼应,终成洪钟大吕之响。
1038年,范仲淹被贬为越州知州。他登临蓬莱阁,见阁畔山岩下,荒草凄凄,藤萝密布,很不美观,遂掀起一场环境整治运动。当仆役把野草割掉时,发现了一口废井。范仲淹喊人把井中泥沼清除掉,把井围好。三天后,来看这泉水,水涌不绝,色泽清白,味道甜美。
范仲淹见弄出一眼好井,非常开心,就特意命名为清白井。又在井旁建一小亭,谓之清白亭,并改凉堂为清白堂,作《清白堂记》,三百余字。在堂记中,范仲淹详细记载了此事经过,称赞井水所守不迁、所施不私,清白而有德义,可以做为官者为师者的楷模。他寄语登临此亭、居住此堂的官员,要坚守“清白”,不要辱了清白泉之名。
范仲淹通过清白井,还讲了一个道理:理天下,如同理井,不治就会百废不兴;好好治理,就会清流不断。范仲淹在蓬莱阁下疏浚的清白井,今天还依然在府山崭露着不变的真颜。
范仲淹在绍兴兴办教育邬娜,还在府山上建设了稽山书院。在他倡导这下,越州办学之风大兴,学堂、私塾众多,绍兴因此多出读书人,一直延续至今。稽山书院名气很大,以后数百年间,几建几废,朱熹、王阳明都曾到此讲学。
范仲淹是个 “暖官”,扶贫济困的佳话,一路相传。在越州时,他有个做户曹的下属,叫孙居中,因病逝世了,子女幼小,家境贫寒。范仲淹拿了俸禄百缗,也就是他一年大部分的工资来资助,还雇船派人送其灵柩和遗属回乡。这样还不放心,范仲淹担心路上关卡为难这孤儿寡母,就又特意为他们写了一首诗:“十口相将泛巨川,来时暖热去凄然。关津若要知名姓,便是孤儿寡妇船。”范仲淹告诉他们,如果沿路守吏检查,就给他们看这首诗,申请放行。
范仲淹对下属关爱,慷慨如此,心细如此。
西夏国在西北挑起侵宋战争后,1040年秋,范仲淹临危授命,离开绍兴,赶赴西北前线。数年后董大宝,《岳阳楼记》横空出世。
范仲淹俸禄最高时,相当于今天的百万年薪,这么多钱他都做了慈善,死时,竟无下葬的新衣,丧葬费还靠朋友来凑,见者无不落泪。
悲壮啊,天下为公!在中国的历史长河中,范仲淹无可争议地为后人树起了顶天立地的人格高标。

05
蓬莱艳遇,抚慰秦观漂泊情怀
北宋时的绍兴,鉴湖还没有被毁灭性破坏,烟波浩渺,气势磅礴。蓬莱阁上,终日宴饮,吟诗作赋,好不欢乐。
喧嚣中,大词人秦观迎来了一段美丽的邂逅。
苏东坡有四个得意门生——黄庭坚、秦观、晁补之、张耒,个个才华横溢,谓之“苏门四学士”。他们因为在苏东坡门下清虚道君,所以齐整整地成为当时文化界“网红”,也因为苏东坡“乌台诗案”的牵累,个个都又吃了不少苦头。其中秦观性格最敏感,最不会自我排忧,所以人生最为痛苦。但来到绍兴,秦观是幸运的,这里给了他浪漫与温存……
秦观,是扬州高邮人。其实真正追溯起来,秦观还算是绍兴人,唐朝时,秦氏家族还住在会稽,天宝年间,才迁往高邮。1079年,三十岁的秦观大考落选后,沮丧地来到会稽省亲。
秦观在绍兴玩得很嗨。从他的诗词里可以看出,他爬游鉴湖,登蓬莱阁,爬秦望山,赏兰亭,逛梅市,拜禹庙,访贺知章故宅……从夏天玩到秋天,再逗留到年底,踏遍了绍兴的山山水水,真是乐不思蜀。
秦观在绍兴为什么能呆那么久,因为艳遇了!
太守程公辟对秦观的诗才很欣赏,在绍兴时,对秦观照顾颇为周到,让他住在当时规格最高的娱乐休闲会所——蓬莱阁,日日歌舞升平。席间有位歌女,深得秦观喜欢,常与她相伴蓬莱阁,填词作赋,月下清歌,如梦似幻,对绍兴流连不已,恋恋不舍。
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浪漫后是伤心的别离。秦观与这名歌女临别时,写出了奠定他词坛霸主地位的《满庭芳》:
山抹微云,天连衰草,画角声断谯门。暂停征棹,聊共引离樽。多少蓬莱旧事,空回首,烟霭纷纷。斜阳外,寒鸦数点,流水绕孤村。
销魂。当此际,香囊暗解,罗带轻分。谩赢得、青楼薄幸名存。此去何时见也?襟袖上、空惹啼痕。伤情处,高城望断,灯火已黄昏。
这位姑娘是谁家的可人啊,让秦观这么深深地伤悲?哪怕是隔了千年的时光,今天读来,我依然能感觉到诗人那种难舍、无奈与迷茫。高楼、鼓角、衰草、斜阳,流水、孤舟、泪眼、离觞……没有方向的前路,不可预测的未来,不得不放手的爱情,谁解这离愁?
代指男女情事的成语“蓬莱旧事”,就这么产生了。秦观不得不为生活与功名奔波,爱他的歌女,解下香囊相赠,为自己的未来,留下一丝希望……
只是,秦观一生,颇不得意,直到37岁,因有苏东坡等大腕推荐,才高中进士。进入职场时,朝廷党争正猛,乌烟瘴气。秦观仰慕苏东坡的人格,依附于他,所以,他的一生,也就跟着苏东坡一起沉浮。从1094年开始,秦观就随着苏东坡不得意的节奏,一贬再贬,每况愈下,滑向悲伤深处丁大算盘,52岁客死他乡。
秦观一生漂泊,自身不保。那些爱他的人,都被他一一辜负。在31岁离开绍兴后,再也没能踏上这片土地,那名歌女的深情与期待,终被红尘掩埋,那些欢愉的蓬莱旧事,如烟消散……
06
会稽三赋,王十朋一展状元才气
今天,绍兴府山上,纪念范仲淹的清白亭亦重修,亭柱刻一联:“钱清地古思刘宠,泉白堂虚忆范公。”此联取自南宋状元王十朋的一首绝句《清白堂》,全诗后两句为:“印绶纷纷会稽守,谁能无愧二贤风?”
王十朋也是个刚正不阿的廉吏,才华横溢。他很崇仰范仲淹的清白之风,到绍兴做佥判时,把办公用的佥判府改名为“民事堂”,就是要彰显范仲淹那种为民办实事的作风。
王十朋1112年出生在温州乐清,少有大志,是个真正的学霸。但因他坚决抗金,而在南宋高宗时期,投降派总占上风,所以一直被压制,屡试不中,没机会出人头地。直到1156年,被囚在金国的宋钦宗,在一次马球比赛中,坠马而死。至此,宋高宗心头的难言之隐才彻底消除,于是他开始招才纳贤,高调抗金。1157年开春,王十朋参加高宗主持的殿试,他在策论中,引经据典,提出皇帝要振作精神,亲揽大权,力图恢复。他的言语,正中皇帝下怀,高宗御笔一挥,钦点十朋为头名状元。
中状元后,王十朋被任命为绍兴府签判,相当于现在的法院院长。
王十朋到绍兴时,正发大水,因为当时鉴湖已遭破坏,水患严重,生灵涂炭。王十朋深入农家,广济灾民,深得人心。
王十朋新官上任,很多人以为他一介书生,肯定是个官场菜鸟,有点轻视他,等着看笑话。谁知他老到得很,注重调查火线战将下载,裁决公允,不畏权贵,使许多民冤得以昭雪。大伙这才服他,说他真有本事。
一次,一名乡妇击鼓喊冤。她反映,地方大户张侍郎,家养一恶狗,其少爷放狗咬伤了她儿子,腿上鲜血直流。她的丈夫鲁六,见少爷如此行恶,一怒之下用扁担将狗打死。
第二天,县衙抓走了她的丈夫,生死不明。
王十朋叫手下拿来案卷,仔细查看。有个手下提醒他,张侍郎在朝为官,又与当朝宰相联姻,这案子还是少碰为好。听手下这样说,王十朋怒了,说,不为民作主,当官干什么?
王十朋调研了事情经过,再审鲁六,判他无罪。当张侍郎派人来查问此事时,王十朋据理力争,说,如果我颠倒黑白,就是张侍郎名声也要受损啊。
王十朋秉公执法,深得民心。两年期满离任时,绍兴老百姓给了他最高荣誉,为他立生祠,把他的绣像挂在名贤祠中,以示尊崇。 
两宋之际,鉴湖开始湮废,水旱实害接连发生。
王十朋写了理论实践文章《鉴湖说》,洋洋洒洒数千字,阐述鉴湖治理的重要性。他认为,西湖是美丽的,它让杭州妩媚动人,顾盼生辉;鉴湖不仅美丽,更是实惠的,它像肠胃一样,不断给绍兴输送养分,使这片土地丰衣足食,所以要好好地治理鉴湖。
王十朋开始精心治理鉴湖,推动退湖还田,效果明显,解除了越地的水旱灾害,百姓称赞。后人将他列入治水名人前三强,仅次大禹、马臻。
在南宋,王十朋干实事第一,诗文也是称颂于时。在绍兴两年时间,写下了一大批诗赋,赞美绍兴山水。其中体现他才识卓绝,让人超赞的灵毒二代,就是《会稽三赋》,即《会稽风俗赋》《蓬莱阁赋》《民事堂赋》。
《蓬莱阁赋》是王十朋与同僚们,中秋之夜,登览府山蓬莱阁,宴饮赏月,雅集而作。大家模仿兰亭聚会,纷纷作诗。王十朋在现场先写了两首蓬莱阁诗,觉得不够隐,再写《蓬莱阁赋》,把酒论文,放怀寥廓,俯仰古今,遂成佳话。
王十朋给自己的书房起了个名字,叫“不欺室”,意思是做人要堂堂正正,不欺人,不欺世!王十朋一生,一出签判,两次辞官归里,四出郡守,又在朝廷多次任职。因为时时以“不欺”这个标准要求自己,所以,不管官做到哪里,他就是让人服气!

07
登楼看剑,辛弃疾带来英雄豪情
与苏轼齐名的豪放派词人辛弃疾,也曾在蓬莱阁上看剑题诗。他到绍兴任知府,虽然只有半年,却给这片柔媚的土地带来了少见的硬气与豪情。
1162年,辛弃疾从山东率军南下,投奔南宋,从此开始了他恢复中原的梦想。
但是,辛弃疾是在金国领地上长大的,当时南宋称他们为“归正人”。这样的人,南宋统治者是戴着有色眼镜看待的,不会特别信任。这给辛弃疾忠勇豪雄的人生,埋下了痛苦悲凉的伏笔。
尽管辛弃疾文武双全,征战南北,能力很强。但朝廷对他就是若即若离,要用他时,他就像个灭火队员一样,被调来调去;不用时,他就如弃子,被扔在田园,最长的一次隐居,他竟一呆就是八年。辛弃疾最终未能实现他的英雄大梦,只好“醉里挑灯看剑”,可怜白发生!
1203年六月,辛弃疾又被启用。这次召他的是宰相韩侂胄。
韩侂胄是个很不地道的弄臣,辛弃疾和他的不少朋友都受到过他的打压。这样一个坏蛋,突然对辛弃疾这么好,原因何在?他要利用辛弃疾,举北伐大旗,建不世功勋,稳固自己的相位。
宋宁宗赵扩的妻子韩氏,是韩侂胄的侄女。赵扩登基,韩侂胄曾倾力相助,所以深得赵扩信任。韩皇后死后,韩侂胄失了靠山,这种状况下,韩侂胄心里清楚,自己必须掌握军权,树立威望,以实力来震慑朝野。要达到这一目标,没有比举北伐大旗更好的载体了。于是,韩侂胄启用一批在求和时期被罢免的文臣武将,四面而起,准备北上伐金。
很快,辛弃疾被任命为绍兴知府兼浙东安抚使,64岁的辛弃疾再次披挂上阵心猎王权。
?让人感动的是,辛弃疾不管朝廷怎么亏待自己,只要一有北伐的机会,他的爱国热情就会立即高涨,血脉偾张。虽然是受令自己鄙视的韩侂胄利用,但辛弃疾在大是大非面前,瞬间就把个人恩怨抛却了,心情也明朗起来。他快马加鞭,赶赴绍兴履任。
从六月到十二月,辛弃疾只在绍兴呆了半年,但在这半年时间里,辛弃疾殚精竭虑,重农富民,扶正压邪,坚毅果敢,一下子把绍兴治理得政通人和。
辛弃疾与陆游,两位以爱国而留名青史的巨擘,生前交际不多,但他们彼此是真正的知己。?在绍兴,辛弃疾和陆游多次地会晤,在蓬莱阁上,在陆游家中,他们看剑、吟诗、谋北伐。此时,陆游79岁,辛弃疾64岁,他们已历经沧桑,却情怀依旧,心中所想的,依然是天下!天下!
陆游为辛弃疾终于有机会北伐而高兴,为他打气说:强胡金国没什么可怕的,凭你的管仲、萧何之才,率军而起,中原抗金志士肯定会纷纷响应,你一定会建立不世战功。
辛弃疾忧虑地说:陆公啊,你也清楚,现在大宋久不兴战事,军队没有战斗力,朝中小人又多,总指挥韩侂胄私心又重,我难以真正开心起来啊。
陆游勉励辛弃疾:辛公,当今朝野,也只有韩侂胄坚持北伐,虽然他这人不地道,但只要能恢复中原,受点委屈也不算什么。所以,你要抛弃个人恩怨,以国仇为重,配合韩侂胄,完成北伐大业。当然,对于个人安危,你一定要小心谨慎、周密考虑,不可轻举妄动。
看到陆游的老房子破旧不堪,辛弃疾多次提出要为他翻新,但陆游多次拒绝。他说:辛公,现在国恨家仇,都纠结在一起,请把精力和财力全部用在北伐大事上,我的房子,不用您操心。
辛弃疾与文人雅士在蓬莱阁上共忧国是我的天师女友,吟咏江山,写下《汉宫春·会稽蓬莱阁观雨》:
秦望山头,看乱云急雨,倒立江湖。不知云者为雨,雨者云乎。长空万里,被西风、变灭须臾。回首听、月明天籁,人间万窍号呼。
谁向若耶溪上,倩美人西去,麋鹿姑苏?至今故国人望,一舸归欤。岁月暮矣,问何不鼓瑟吹竽。君不见、王亭谢馆,冷烟寒树啼乌。
在这词中,辛弃疾用了西施入吴不归、王谢繁华不再等典故,表达了他心中的忧愁风雨:北伐杳如梦,北方受苦的子民望穿秋水,而习惯了偏安的人们,商女不知亡国恨,暖风曛得游人醉。面对此,辛弃疾心事重重。
在绍兴呆了半年后,辛弃疾被调往镇江,那儿是北伐的最前线。辛弃疾从来不打没准备的仗,他积极备战,但情报令他深感不安,金军依然厉害,但宋军却真的是一包草,士兵无胆,将领奇缺。辛弃疾认为,时机不够成熟,需要先练兵,再北伐。急功近利的韓侂胄哪听得进去,他愤怒地对辛弃疾说:你再不北伐,我就尸骨无存了。
辛弃疾支持北伐,但在这词中,对韩侂胄的冒进,大为忧虑。所以他写词,借古喻今,提醒韩侂胄,莫重蹈覆辙。此时韩侂胄,已失去了理性,他粗暴地认为,辛弃疾这是在阻止自己北伐,于是再次罢了他的职。辛弃疾又失望地卸下盔甲,回到瓢泉。
1206年,猴急猴急的韩侂胄匆匆伐金,大败而归,南宋再次求和。金人说,和,可以,拿钱来,并提上韩侂胄的人头!
?韩侂胄走投无路了,他想孤注一掷,再次对金用兵。可是他没有能用的将领了,于是再请辛弃疾。当辛弃疾拒绝后,他继续一次一次地请,并把朝议大夫、兵部侍郎、枢密院都承旨等高官要职,一股脑儿都授给辛弃疾。
可以大胆作为的平台,终于摆在了辛弃疾面前,可是一切都晚了冠盖路,听着惨败的消息,看着朝廷的诏书,辛弃疾老泪纵横,仰天长叹,一腔爱国情怀,终化为满心悲愤。这位盖世英雄,已经被病痛折磨得无法站起来穿戴盔甲。1207年的深秋,68岁的辛弃疾,神志迷糊,在“杀贼”的大呼声中,忧愤而殁。
辛弃疾一生中,每次免官时,都是被指责为奢侈、贪污、聚敛,可他死时,家无余财,尽遗诗词、奏议而已。他死去一年后,随着韩侂胄的人头落地,辛弃疾又蒙罪名,说是“迎合开边”,后人再受株连,连一寸安身立命之处都没有了,纷纷逃往偏远山区躲命。
故事写到这里,悲伤漫到我的耳际。

08
蓬莱阁,风云际会,故事还有很多。
南宋末年,元兵攻入杭州时,写《武林旧事》《齐东野语》《癸辛杂识》的词人周密,逃难到绍兴,登上蓬莱阁,怀古伤今,他在《一萼红·登蓬莱阁有感》中,这么写:
步深幽。正云黄天淡,雪意未全休。鉴曲寒沙,茂林烟草,俯仰千古悠悠。岁华晚、飘零渐远,谁念我、同载五湖舟?磴古松斜,崖阴苔老,一片清愁。
回首天涯归梦,几魂飞西浦,泪洒东州。故国山川,故园心眼,还似王粲登楼。最负他、秦鬟妆镜,好江山、何事此时游!为唤狂吟老监,共赋消忧。
自此,蓬莱阁繁华成一梦,日渐式微。
明初高启,还写有登临蓬莱阁的诗。之后,渐无记载。估计明时倾颓后,建起了城隍庙,徐渭曾撰联咏颂此处辉煌:王公险设,带砺盟存,八百里湖山知是何年图画;牛斗星分,蓬莱景胜,十万家灯火尽归此处楼台。不知啥时,这幅对联的后半截,刻到了杭州吴山城隍阁上。今天,绍兴新修的蓬莱阁上,也刻下了这对联。
明末张岱,小品文无人能出其右。这人很意思,一生好玩,最繁华热闹处有他,最萧瑟冷漠处有他。张岱喜欢在冬季、月夜、雨雪之时游赏,追求冥合无人境界,享受世外空灵之美。据他记载,当时山上蓬莱阁早已倾颓,唯见断碑残碣。月夜下,张岱喜与二三好友,来此坐于石台上,乘凉风,品乌龙茶,饮香雪酒,听山鸟惊起,磔磔云霄间,半日不得下……


古古阁生命如此美好,我们有情有义相守
讲述最有情怀的故事推荐最有历史的风景欢度最有味道的人生
长按二维码关注古古阁
作者简介:古古,微信号LZLLZL9,四川大学中文系毕业,现为媒体工作人员,性朴拙,爱山水,爱家乡。
标签:
吴正元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