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线宝贝唤醒自我结婚3年,她没有一次夫妻生活……-这些书有毒

2019年03月18日   admin   35人浏览   0人评论
结婚3年,她没有一次夫妻生活……-这些书有毒


01
又是入夜。
林皎月站在落地玻璃窗前,低下头看了一下手腕上的表。
已经是深夜十二点了,墨凌轩今晚应该也不会回来的吧!
林皎月脸上浮起一抹自嘲的笑,明明一直都知道他不会回来,但是每天还是做着这样无谓的等待。
她心里明白不会再有什么奇迹发生,但是却还是忍不住抱有一丝希望。
他们结婚三年,墨凌轩却从来不曾进过她的房间,在这一千多个日日夜夜里,他们没有过一次夫妻生活,而她见到他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
不管是她的生日、还是祭祖扫墓、甚至是除夕夜……奇怪的是,他们就是有本事错过彼此。
好巧是不是?
他们不是一个迟到就是一个早退,不管是什么理由或者借口,都能成为他们擦身而过的“巧合”,这一切实在让人匪夷所思。
而就算是一不小心碰到了一起,他也连眼神都懒得丢给她一个,就好像她是透明人一般……
窗外冷风乍起,林皎月突然觉得有些冷了,她抱着双臂走到偌大的双人床边,然后狠狠的把自己摔进软软的大床中。
右手反着压在眼睛上,有些事情她需要好好的想一下,真的要,好好的想一下。
她的丈夫,连看都懒得看她一眼,她的婚姻,基础并不是爱。
唯有永恒的利益,才是奠定他们婚姻的基石!
可是即使是这样,既然已经选择了为什么不能好好的在一起,即便他们之间没有爱情,就不能给她一点点的亲情么?既然如此反感,为什么一开始不拒绝呢?商业联姻而已,不是她,还会有很多家供他选择不是吗?
心里说没有愤怒是假的,火线宝贝唤醒自我但是林皎月的选择是漫长的等待,她以为自己这样默默的付出,墨凌轩的心肠就算是石头做的也会动容吧,但是她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被现实狠狠的扇了一个耳光白云叶山,他不仅没有回心转意,反而变本加厉的与各式各样的女人高调交往。
现在墨家上上下下万顺天国,谁都知道她是一个备受冷落的少奶奶,他们虽然不敢当着她的面说些什么,但她却总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对方对她的怜悯和同情。
在墨家的这个王国里,她俨然就是一个被禁足在东宫的皇后,有名无实。而她不仅要承受来自娘家和公公婆婆家的压力,还要忍受墨家佣人在背后的指指点点……
她这个墨家的大少奶奶,当的也有够窝囊的!
眨了眨纤长浓密的羽睫,林皎月强烈的压下了眼眸中的不适感,然后睁大了眼眸望着天花板发起呆来……
也许,她真的应该鼓气勇气了断这一场没有意义的婚姻了,不过,也只是也许……
楼下突然响起了车声,一束刺眼的灯光晃过窗前,让林皎月微微眯起了眼眸。
下意识的就看了一眼墙上的钟……凌晨两点。
是墨凌轩回来了!
林皎月突然从床上弹跳起来,她不明白这时候墨凌轩为什么会回来,不过却有一丝莫名的喜悦感窜入了她的心间。
也许……也许事情还没有糟糕到那个地步!
深深的吸了一大气,林皎月连忙穿着拖鞋就往门口跑了出去。
02
她刚下了楼还来不及去开门,门已经打开来,一双光可监人的黑色皮鞋踏入,笔挺的黑色西装裤、纯白的丝质衬衫,林皎月的目光持续往上拉,最后定格在男人那张脸上!
他深邃的黑眸、霸气的剑眉、挺直的鼻梁、微薄的唇,构成了一张颠倒众生的脸庞,这张对林皎月来说既熟悉又陌生的脸,她每看一次,心都会漏跳一分!
抿了抿唇,林皎月才压抑住内心的激动,曼声说道,“凌轩,你回来了?”
她如泠泠清泉一般的嗓音,隐约隐藏着一丝难以言喻的雀跃,是的,哪怕前一秒她还在抱怨墨凌轩对婚姻的不忠,可每当她面对墨凌轩时,所有的埋怨和愤怒全都化作了一缕缕青烟,风一吹,立刻就烟消云散。
说完之后,屏气凝神的林皎月都有些怀疑自己的心脏是不是出了问题,不然她怎么会心跳快的都要跳出嗓子眼了!
墨凌轩望了望她巴掌大的小脸,洁白无瑕的肌肤,细细的蛾眉,可爱的小巧鼻梁、红艳的蜜唇,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扑闪着,显得格外美丽,只是唯一有些遗憾的是,那眉间有抹淡淡的哀愁。
他知道她笑起来很美、很甜,可他、现在却恨透了她那样的笑容!那种心情竟然复杂得叫他无从诠释。
“怎么还没有睡?”他的语气平静,脸上的神情也是冷冷淡淡的,不见半分的表情。
这句话让林皎月心头猛地悸动,她的胸口紧缩了一下,眸光漾动,他这是在关心她吗……
这一刻,不论是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欣喜,还是一种窝心的满足,这种微妙的情绪都仿佛有了重量,正往她的心上悄悄堆积。
这是一种她从来都不敢奢侈的幸福!
她不知道的是,这对她来说,又将是另外一种新的撕裂!
手心内浸满了密密麻麻的细汗,林皎月掀了掀眼皮儿,静静的凝视着他,那双美丽的双瞳里清晰的倒映着他的身影,她是在等他呀,难道他不知道她每晚都睡这样等着他回来的么!
可是,他稀罕吗?答案显而易见!
林皎月咬了咬唇,欲言又止,半响后才吞吐道,“我……我睡不着!”
闻言,墨凌轩打量着她那张秀气的脸庞,眼里没有丝毫的温度,那一双冰冷无情的眸子,就仿佛是置与冰川雪地里似的,只需要一眼,就让人不由自主地的周身发寒。
他掀了掀纤薄的红唇,冷声问,“为什么?”
“因为……因为……”林皎月不敢直视他的双眼,她低垂着头,紧张的语无伦次起来。
他的话,还有他凝聚在她身上的目光,都像是别有深意一般,在她的大脑急促穿梭,让她顿时方寸大乱……
奇怪的是,明明这是好的迹象,内心深处却有股不安正在悄悄地蔓延,她握了握拳头,要自己冷静下来蒋雪儿图片,迫使自己先不要思考这股不安的来源。
却就在这时,一道轻灵的嗓音突然就从墨凌轩的背后蹿了出来,林皎月脚下一阵踉跄,一句轻唤,却直接刺向她大脑某个混沌的领域,同时也彻底浇灭了她刚刚燃起的希望!
“轩,我们这么晚了才回来,会不会打扰到皎月休息呀?”声到人到,林依依踩着十厘米高的高跟鞋,摇曳生姿的从门外走了进来,在看到林皎月的时候,她脸上的表情微微滞了滞,不过也仅仅是用一秒钟的时间,“咦,皎月这么晚了还没有睡呀,对不起啊皎月,这么晚了还打扰你,早知道我就让轩明天早上再回来拿开会的资料了!”
03
她歪着头看着墨凌轩,一边说一边伸出了手,然后极其自然的挽住了墨凌轩的手臂,无声的宣示着她的主动权,那熟练的举止和天经地义的姿态,就仿佛是演练了千百遍一般!
墨凌轩接触到林依依熠熠生辉的眼眸,伸手把她揽到了怀里,然后笑了,“没关系的,反正她也失眠了!”
凌皎月只觉得墨凌轩咧起的嘴角格外的刺眼,瞬间有种想要奋起反抗的冲动,在心里悄悄的复苏,她说不上来此时她的心里是什么样的感觉,她只觉得,她的心,一片冰凉。
她记得她妈妈曾经告诉过她,条件越好的男人,就越是危险,因为他不仅会轻易的让女人心动,更容易让女人心碎!
这话,当真不假!
冷冷的扫了一眼倚靠在墨凌轩怀里的林依依,林皎月凝眸望向了墨凌轩,她想要开口问他们是什么关系,但是这么明显的事情她怎么会看不出来。平时墨凌轩在外面怎么风流怎么拈花惹草她都可以忍受,毕竟不是亲眼所见,总会自欺欺人。
但是今天,墨凌轩再次狠狠的给了她一巴掌,这一巴掌,足以让她彻底的清醒,足以让她意识到过去抱有幻想的自己是多么的愚蠢。
林依依听了墨凌轩的话,收敛了脸上灿烂的笑容,语带关心的问,“皎月,你怎么失眠了清谈岁月?是不是身体有哪儿不舒服?”
呵,失眠?
林皎月嘲讽的扯了扯嘴角,声音机械的道,“谢谢姐姐的关心,我的身体很好!”
她哪儿是身体不舒服,她是心里不舒服!可是,又有谁会在乎?
亲情和爱情的同时背叛,让林皎月全身冰冷,连心尖都在疼的发颤。
不,确切的说她和墨凌轩之间是没有爱情的,因为,爱情是相互的,而他们之间刘绰琪,一直都只有她在一厢情愿的自作多情……
心,被无情的撕裂了开来,碎成无数个碎片,散落了一地,她连呼吸都觉得疼痛难忍。
这一刻,林皎月恨不得自己从来都没有出生到这个世界上,因为这样的话铂金终局,她就可以不用姓林,那么,她也不会遇到墨凌轩!
看着林依依和墨凌轩深情相拥的画面,她只觉得难堪不已,她就像是在黑暗和光明两个极端矛盾的夹缝中,苟且偷生,奄奄一息,难道这就是她悲惨的人生吗?
不,这不是她想要的,她不能连这么一点自尊都被墨凌轩踩在脚底下,紧紧的咬着嘴唇看着墨凌轩和林依依,林皎月想哭,眼睛却干涩的没有一点湿意,想哭却哭不出来!
原来,她已经无泪可流了啊!
林皎月仰头hp之严白,突然就笑了起来,“呵呵……呵呵呵……”她握紧了拳头,指甲深深的陷进肉里,却毫无所觉,看向他们的眼神似是要泣血。
真是可笑至极!真是荒诞至极!!真是讽刺至极!!!
她亲爱的姐姐,现在竟然当着她的面,王翊丹没有一丝羞耻之心的躺在她丈夫的怀里,而她的丈夫,眼里不仅没有她这个妻子,温柔的目光却一刻也不曾离开过她姐姐的身上。
好一对金童玉女啊,真是你侬我侬,羡煞旁人!
林皎月一直这样大笑着,笑到连眼泪都流出来了,仍然没有止住,她笑声里带着一股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悲凉和撕心裂肺,就像是青鸾在失去了另一半之后,悲伤的哭泣一般,竟然让人听了也忍不住跟着她一起悲伤起来!
04
她伸手摩挲着带在无名指上的,那一枚五克拉的钻戒,眼神由哀、怨、憎、恨……再到一片平静,心里如刀绞一般,一刀一刀的被凌迟着。
“皎月……”墨凌轩开口喊了她一声,他张了张嘴,却不知道接下来要说些什么,清冷的目光落在她无名指上的戒指上时,仿佛牵动了他某种遥远的回忆,霎时间,他的内心波澜暗起。
皎月,他有多久没有这样叫过她了?再开口叫她名字的时候,情绪更是五味杂陈。
似有一种被天蚕丝紧紧缠绕住的感觉,就像是找回了什么,但,却也是另一种撕裂!
她是谁?林皎月?他的妻子,还是……
皎月……那个刻意被他抹去的记号!而她,也早已忘了他的存在!
“轩,你在想什么了?怎么你和皎月都怪怪的?”林依依见他走神,忙轻轻的拉了拉他的衣袖,然后转过头对着林皎月道,“皎月,就算是你见到我来看来,也不用高兴成这样吧!”
惊觉自己翻涌的情绪,墨凌轩连忙掉过头去看了林依依一眼。他这是怎么了?这种泛滥的情绪一直是他墨凌轩所不能拥有的,如今他却感觉自己随时都可能因为他的一时疏忽而遭到灭顶!
林皎月狠狠的咬牙,沙哑的嗓音从喉咙里发出,“对,我很高兴!高兴地都不能自持了!”
说道高兴和不能自持这两个词的时候,林皎月特意咬重了尾音张煜雯!
林依依睨了林皎月一眼,张了张嘴正要说话,墨凌轩却紧紧的搂住了她的腰,很明显的暗示她不要说话。
林依依心里一颤,最终什么都没有说!
“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吧!”
墨凌轩冷冷的盯着全身都绷得僵直的林皎月两分钟后,搂着林依依就往楼上走去,经过林皎月的时候,仿佛根本就没有看到她的存在一般,一丝停顿都没有。
没有人知道,当他和林皎月擦肩而过的时候,他一向都沉稳矫健的步伐,竟然略微显得慌乱起来,他危险的眯了眯双眼,用阴鸷的表情强制压下了眼角逐渐升温的情绪。
林皎月看着他们就那么光明正大的从她面前经过,口腔里突然充斥着一股腥咸的血腥味,一股血气猛地从胸腔上涌,她脸色惨白,喉咙像是被卡了一根鱼刺,发不出一丝的声音,连最简单的呼吸都让她痛不欲生。
攥紧了双拳,林皎月的手掌心已经被掐破了皮,她的唇,更是被咬出了丝丝血迹,可是这一些,却远远不及她心里的伤,这就是她的丈夫,这个恨不得亲手剥掉她所有尊严和理智的男人,所有的坚强和伪装,在这一刻都不足以支撑!
够了!她真的受不了了!她不能再这样忍气吞声下去了……用力地、大口地吸气之后,林皎月用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低吼了出来……
“墨凌轩,你给我站住!”
林皎月的低咆,让所有人都愣住了,包括她自己。
难得恢复的片刻安静中,一记冷哼特别明显。
墨凌轩冷冷的哼笑了一声,他轻轻的蹙起了眉头,语气冰冷,“没有人敢用这样的口吻和我说话!”
他的身上,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一种慑人的气息!三米之内无一生物胆敢靠近!
林依依即刻吓得花容失色,全身僵硬!这个该死的林皎月,想死也别拉着她垫背啊,她好不容易才让墨凌轩对她有了一点感觉,她居然敢坏她好事!
05
林依依看向林皎月的眼神冷然阴森,就像是躲在草丛间的毒蛇,只要找准时间,就会一击致命!
林皎月,绝对不能留!
结婚三年,林皎月从来都没有对他大声说过一句话,更何况是用吼的佐伯春菜,可是事到如今,她反而不怕了,她挺了挺胸迎上了他冰冷的目光,抬着下巴道,“现在有了,我是第一个!”
对,她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
在看不到的角度,墨凌轩的嘴角隐隐约约的泛起一丝隐秘的弧度,而那双本该冰冷慑人的眸子深处,隐藏着一丝难以让人察觉的柔软和不舍的情绪!
记忆深处,那个唯一被他允许,可以用这样的口吻和他说话的皎月,好像又回来了!
这样怒气冲冲的她,比整天都扮演着他贤良淑德的妻子的林皎月张拉拉,要顺眼太多了!
可是当他付出了他全部的真心之后,她却蓦然消失在他的世界里……
既然是她先来挑动他的心弦,为什么又要在他动情之后,不负责任的拍拍屁股走人,他满世界的寻找她,再见面时她却摇身一变,成了林家的女儿,当他欣喜若狂的以为他失而复得的时候,她却把他忘得一干二净!
她,凭什么!凭什么他对她恋恋不忘、死心蹋地的时候,她却对他狠心无情、不屑一顾!
她把他的爱狠狠的踩在了脚下,蹂躏、践踏!
墨凌轩脸色蓦地一沉,林皎月,林家,不管是谁,都必须要付出代价!
“敢这样和我说话的人,早在开口的时候就已经成了死人魏韵萧!”突然,他又冷冷的勾唇,当他话音落下的时候,他已经不知何时来到了林皎月面前,伸手用力的捏住她尖细的下巴,眼神,犀利如剑!
“咳咳……你,你放开……”林皎月呼吸困难,她喉咙如火烧一般董丽范,墨凌轩的大手就像是一把铁钳子一般,紧紧地钳制住她的脖子,让她半点不能动弹!
墨凌轩危险的眯着双眸,看向林皎月的眼神变化莫测,似不舍,似愤怒,似不屑,似决绝……
他一点一点的加重了手中的力道,一双如星辰般耀眼的双瞳,闪烁着冰冷刺骨的寒光,只需要再用力一点,再用力一点,他就可以轻易的结束了这个折磨的他死去活来的女人!
林皎月的一张脸因为缺氧而变得苍白如纸,她睁大了眼睛眨也不眨的望着近在眼前的墨凌轩,就在刚才,她清晰的从他的眼里看到了杀意!
就在这一刻,她的心,已成灰!
林皎月感觉自己像是被地狱的烈火焚烧着,她的身体和她的灵魂都在备受煎熬,仿佛下一秒就会灰飞烟灭一般!
一滴晶莹的液体滑过她的嘴角,她尝到了一种苦涩的味道,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的眼泪已经顺着眼角流了下来,而她却毫不自知!
看着她眼眶里蓄满了泪水,墨凌轩突然感到心脏一阵紧缩,说不出是伤感还是心疼,一股难以言喻的复杂情绪,像是生化病毒一样,顷刻间就侵蚀了他的内心,让他在瞬间溃不成军!
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墨凌轩冰冷的眼神里,侵染了一抹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悲伤和苍凉,他深深的凝视着她,一字一句,一脸阴鸷的道,“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06
然后,狠狠地把她甩到了地上!
“砰”地一声,林皎月的额头磕在旁边茶几的犄角上,一片血肉模糊,看上去尤为骇人!可她却没有心思去管这些,终于得了自由,她瘫软在地上雷鸣哥,贪婪的,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啊……”林依依见状倒吸了一口凉气,一张漂亮的脸蛋吓得像是吊死的女鬼,白的渗人!
墨凌轩立刻一个杀气腾腾的眼神横扫过去哑王爷,不耐烦的朝着林依依怒吼了一声,“滚!”
先前的柔情蜜意,刹那间,荡然无存!
林依依此刻那儿还敢再待在这里,像是后面有恶鬼在追赶她似的,慌乱的逃离了墨凌轩的别墅,她虽然恨不得林皎月马上就去死,但是她却接受不了,亲眼看着她死在她眼前,反正看样子,墨凌轩已经厌恶她了,用不了多久,她就会达到自己的目的,等她嫁到墨家之后,到时候再找林皎月算账不迟!
深深的看了林皎月一眼,墨凌轩克制住想要上前抱起她的情绪,转身就往楼上走去。
林皎月却突然在这个时候抬头,她泪眼模糊的看着他的背影,只觉得她和他之间,隔着一道永远也跨越不过去的障碍,近在咫尺,却远在天涯!
“墨凌轩,我们离婚吧!”
深吸了一口气,林皎月缓缓的启了启唇,一句轻的几乎听不见的喟叹,消失在空中,却依旧清晰的传入了墨凌轩耳朵里。
被墨凌轩踩在脚下的尊严和骄傲,她要一一的捡起来!
脚下的步子突地停顿了下来,墨凌轩脸上一僵,伸手扶住了栏杆,他的大手青筋凸起,此刻正用力地,狠狠地抓着,才眨眼的功夫,他的五根手指头就已经血肉模糊!
人们说悲伤会经历很多个阶段,首先是自欺欺人,其次是义愤填膺,然后苦苦哀求,直至接受现实,最后是对自己的宽恕也是对他人的宽恕!
可是他却不愿意接受现实,对于伤害过他的人,他不会选择宽恕,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或者是什么方式,给的伤害是不能够相互抵消的,他要把他所受到过的伤害,加倍的奉还给他们!!
轻轻的掀了掀泽唇,一道沙哑而低沉的嗓音从他纤薄的唇瓣里挤了出来,“想离婚?休想!”
当初是她先选择了她,那么现在就休想甩掉他!
就算折断了她的羽翼,他也要把她禁锢在他身边,不管付出任何代价,他都在所不惜!
林皎月立刻反问道,“那你想怎么样?”
真到了这一刻,林皎月反而不怕了,对于一个已经没有心的人来说,她还有什么好害怕的!
紧了紧的抿了抿唇后,她又继续道,“如果你不同意,我会选择走法律的程序!”
迎上了林皎月那倔强又坚决的目光,墨凌轩知道她这一次是认真的,他从她的眼里已经看不到任何的情绪,她面对他时,就像是回到了三年前的再次相逢,完全是在看一个陌生人!
这个发现让墨凌轩犹如遁入冰窖一般,一瞬间全身冰冷,他不怕他们之间隔着千山万水,就怕他们两颗心之间有了永远也无法跨越的距离!
可是,他们好像还是走到了这一步,她和他之间不仅仅背道而驰,而且越走越远!
心,像是被连皮带肉的拉扯着,撕心裂肺的痛!
标签:
吴正元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