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龟我们熟知彼此缘于陌生的自己 影白-影白的偏见

2019年01月08日   admin   25人浏览   0人评论
我们熟知彼此缘于陌生的自己 影白-影白的偏见

言说
对我而言,戒烟的不彻底
就像是对善的不彻底
对你而言,爱上一个人
就像是爱上整个世界
对他而言,在人生低谷
就像是生活在云端
更容易看清身边的浮云
对我们而言,对饮成三人的分裂
就像是对影成三人的契合
对生活而言,我们都有着各自的愧疚
就像是愧对那些爱着自己
又爱着我们的流言蜚语
对这些愧疚而言,一首诗的宽恕
就像是对恶的不彻底
2017.04.17
密室
我有密室
而楼下闹市一声叫卖
便可穿墙而入
与我四目相对
圆镜、刻刀、素描本
棕色行李箱
圣经
和佛头
这精致的凌乱
如同摩斯密码
可破译一片秘而不宣的大海
书中的清风先生们
明月女士们
你们猜对了
这密室的年久失修
不过是假象
而这假象一直在
卡夫卡的甲虫背上
闪闪发光
2017.04.23
示弱
蒜薹长着箭矢一样的野心
母亲扳断它小苏丽事件,用于炒肉
寿衣的大小
取决于每个人的欲望
母亲懂得为每个人
量体裁衣,也是一种为善
晚年矍铄的母亲
对盐的示弱,在我看来
更像是,她向飘落在大地上的雪
一种深深的致敬
2017.04.26
致雷蒙德·卡佛
走廊空着。他蹲在一幅油画里
抽烟,被烟雾
抽象成了一件灰色外衣
(画家继续往红色色块上
涂抹着灰色油彩。)
房间空着火箭龟。她从泪水中
探出头来
望了望走廊
那幅油画,正对着她
像一面哈哈镜
(红色色块几乎被灰色
覆盖了,画家换了蓝色油彩。)
第二支万宝路点燃之前
他倚着画框看
走廊尽头,夜的凉意
正从那里涌来
(蓝色刚涂了一笔
画笔就停在了半空中
难道,画家心里没底么?)
旅馆空着。房间门
虚掩着
她坐在床上
穿着夏天睡衣
已经没有了
刚才刺猬一般的样子
(画室外,是克拉茨卡尼的旷野
一束曦光
正好落在画家额头上雀栖梧枝。)
戒指泰伯利亚之日,还在床头柜上
像纪念一种新的开始
注:克拉茨卡尼位于美国俄勒冈州傅延龄,是卡佛出生之地。
2017.04.29
丁酉年立夏即事
我不说此时的上弦月
不说上帝审视着
夜色中万物的那只眼
我不说流水
无常,不说纠结于这无常
已成了不争的事实
我不说一场
突如其来的倒春寒
让一切关于澄明的谈论
戛然而止
令这流水瞬间成冰
我不说一头
北极熊义无反顾地撞上
这冰的横切面
不说那声闷雷似的
忠告会令我望而却步
我不说自己无知
无偏离、无羁绊、无波澜
不说无浑浊之时
我不说流水
无常,不说这无常里浩渺的爱
在此时,就是一把
这流水渊薮中
化解一切的钥匙
2017.05.05
柠檬
来自吉林,来自江苏
来自广东,来自福建
来自北京,来自育慧南路
来自某个深夜的一杯水
来自一粒种子,来自时间的沃土
来自我的一场宿醉
来自你的恻隐之心
来自我们体内的枝繁叶茂
来自我在陌生城市的
瞬间失重
2017.05.13
在常熟
——致汉家和姚月
我空手去见一个痴人
或者是自己
在二十七楼
我们饮青梅酒大啖牛肉
我们熟知彼此
缘于陌生的自己
你爱汉语
源于厨房里为我们蒸鲈鱼的
一个动词
你从虚无中净身出户
回到前世
回到常熟
回到女人般温存的汉语源头
在二十七楼
我们醉眼朦胧地看着一条
汉语运河上的
两艘运煤船
一艘呜呜地奔向山西
一艘哒哒地驶向云南
2017.05.28
寒山寺
游人如织。每一张喜怒哀乐的脸
仿佛都是一片翻飞的落叶
和合二仙如此,我
亦如此
此时,正好午时三刻,正好有人
花钱敲钟兰启荣,正好草木
蓊郁鲁裕敏,正好我
六根不净
我入寺
不过是入一个人的心
游人如织香肠树。枫桥下的
流水知道
我随她而来亦随她而去
2017.05.25
艺术品
依赖光,但不是上帝的
当我想到这些
站在窗前,望着楼下打烊的菜市
一堆五彩斑斓的垃圾
正被一对年轻夫妇杨子祯,越堆越高
最后,最后是一层薄薄的
越来越暗的暮色
——当你坐在回家的地铁上
掏出手机,低着头
读到这首诗的时候世家六月浩雪,你已参与了
它的诞生,而我转身
离开窗前郑正雅,回到它
最后的归宿地,我的脑海中
2017.06.05
记忆的氤氲
翌日,我会忘了一个人
忘了他从纽约回来去北京
挽救自己,被青春雾霾吸走的爱情
忘了他清癯的脸上
已没有了悲伤和无奈的时差
忘了我们平静地喝着酒
平静地聊着,周凯旋他在绮色佳大学
苦修者一般的生活
忘了他从图书馆
海量藏书中的秘密通道的多次返乡
忘了他在地球的另一面
竟然知道我在乌镇
遇上英国作家夏洛蒂·勃朗特
笔下的简·爱
忘了文学的神奇,记忆的氤氲
忘了他带来的一支铅笔
在海明威手上,写出了《老人与河南医政网海》
2017.06.15
晚风
很晚了,一阵清风从枕边书中
吹过来轻抚着我的脸庞
几个世纪前的星空
依旧鲜活如一个火龙果的心
我仰望这寂静的璀璨
佛陀、孔子、苏格拉底
柏拉图、耶稣、笛卡尔、康德......
他们是这清风的
始作俑者?哦,我一翻身
一张巨大的蛛网
轻而易举地捕获了我
很晚了,这清风
令我闯入到了一个无知者的梦中
练习一种,继续活下去的隐身术
2017.06.19
倾听者
夜雨来自白昼
它们是万物由死而生的眼泪
它们独立而疯狂
宛如一个恋爱中的女人
在她的国度
她是自己的国王
也是自己的臣民
她爱自由
爱自由中的不自由......
电台里,一个声音浑厚的男人
抑扬顿挫地读着这首诗
窗外,天色渐明
几声鸟鸣滑过
有人睁眼醒来
看着,如这夜雨般洗濯的生活
像一个懵懂的倾听者
开始洗漱、戴上腕表
瞧瞧镜中的自己
然后出门,不紧不慢地步入
这依旧被时时更新的雨中
2017.07.05
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三日备忘录
请原谅,我希望一枚坚果
不被敲碎
请原谅,我希望自由就是一把你手中的铁锤
2017.07.14
浮生
一盏微凉的茶水
是寂静的
我刚放下的刻刀是寂静的
身边跋山涉水而来的一堆石头
是寂静的
千里之外的月光
是寂静的
这月光下的虎丘山是寂静的
那个聚石为徒的人
是寂静的
那些围坐在他四周顿悟的石头们
是寂静的
此时,我内心汹涌着的
不安的事物
是寂静的
此时,惟有我
刚刚在一枚寿山石上
刻下的浮生二字
在这寂静之中
蠢蠢欲动
2017.07.19
白云传
狮群归来
天空狂风大作
一只苍鹰
在它们眼中
如一件孤悬的破僧袍
慈眉善目的僧人
赤膊走在狮群后面
不言不语
羊群跟在他后面
狼群披着羊皮跟在羊群后面
它们的后面
是一眼望不到边的象群
象背上
是流离失所的猴群
天空狂风大作
狮群成了破僧袍里的白骨
白骨在僧人眼中
长出了青草
羊群低头
啃噬着青草
天空狂风大作
不言不语的僧人
走在大地上的青山绿水间
如一道闪电
2017.08.01

标签:
吴正元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