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男视频我们的青春,是被狗吃了吗?-高匠匠

2017年10月17日   admin   13人浏览   0人评论
我们的青春,是被狗吃了吗?-高匠匠
高中那会儿,一个班里的人特别多,一个小小的教室,硬是能挤上百十号人,座位之间的缝隙刚好能坐下一个人,若是中间的人想出去,两边的人必须挪动好久才行。
人多,拥挤,空间资源少,所以排位也是有讲究的,每个学期可能要动两次座位,按照成绩,从第一名到最后一名,喊到谁,谁进教室选座位。当时我的成绩在班级里边还算靠前,喊到我的时候自然选择性也比较多一些,但是我不喜欢坐在前面,总觉得在前面太惹眼,干个什么事情,后面的人能看个一清二楚,于是就专门找倒数第三排坐,既不用靠墙擦灰,也不会被最后一排的牌局吸引,当然还有个关键因素,这个维度坐的美女多啊!!
她们的成绩一般都不会太好,但是也不至于倒数,总之,排名越往后,颜值越高,这是我高中3年的经验总结。
所以我很期待,这次排位又会迎来什么样的新同桌呢,多想和我的女神坐一块儿啊。女神并非是班里边公认最漂亮的,但是我觉得却是让我最动心的,我们曾经在宿舍里边讨论过,舍友都说我审美有问题,唉,他们不懂,微胖且不擅化妆的才称得上真正的少女,是男人理想的初恋对象。没听过一句话吗,女人是水做的,女人水灵最直接的表现就是饱满,且柔软,包括内心。男人,特别是还没有过初恋的男人,对爱情的渴望其实就是一种内驱的情感体验,但往往这种体验,却是能够影响男人一生对于爱情的认知绝色懒妃,当然附属产物还有性的认知。算了,送他们一句:那么多片儿,你们都白看了啊。
前面基本都快坐满了,我心仪的女神还没有出现,终于,班主任叫到了她的名字,她进来之后先是迟疑了一下,眼神有点儿飘忽,仿佛在做选择,当她的眼神和我的眼神对视的时候,我的嘴唇微微张动了一下,不过也仅仅只是做了个深呼吸,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就这样一直看着她,她在后三排的座位前慢慢地移动,仿佛是在犹豫,不过却离我越来越近,王真洁最后她停下了,我也不敢确定她会不会坐下,但是3秒钟之后,她坐下了,离我还有3个座位呢。我有点儿失望,但还没有到沮丧的程度,毕竟也只有3个座位的距离嘛,当然关键是她在中间坐呀,我在她右侧边上,她要出去,肯定要经过我这里啊,想到这里,又略感兴奋。
就这样,排位结束了,我的新同桌是无感的眼镜妹,她的同桌是我们班有名的伪娘,这个结果倒也让我放心,毕竟我自认为她的同桌对于我没什么威胁性。日子一天一天地过,我有些苦恼,总也找不着机会跟女神说话啊,眼看着她跟伪娘的话越来越多,我心里那是一个恨啊。终于奇幻潮国语,在一次模拟考试上,我迎来了一次绝好的机会,女神就坐在我后面,他后面是我上铺的兄弟,火箭炮,我迅速地把试卷做完,又反复检查了一遍挖划算,然后把答案抄到了小纸条上,抄完之后趁监考老师不注意,递到她桌上,说了一句:答案,传给火箭炮!
考试完,我问火箭炮,纸条传给你了吗?
他说:你也没说要给我传答案,我拿到你纸条的时候特么就剩2分钟交卷了,我还改个毛啊!
我说:好吧,不重要,拿到就行。
成绩下来之后,女神主动和我说话了,她是全班第20名啊!那几天,从没见过她那么开心过,而且关键是也开始爱学习了,每天都会找我问问题,我心里那是一个美呀。眼镜妹在旁边白着眼,有时候嘴里会嘟囔两句:怎么我问你问题你老爱搭不理的呢!切!
我有时候嫌眼镜妹有点儿烦,就直接让她跟女神换下位置,眼镜妹虽然有些不情愿,但每次也都会换过去。
后来,班里边传我们俩绯闻了,说我们俩在谈恋爱,这个我真有点儿冤,确切来说是替女神喊冤,我是想啊,但是还并没有到那一步,我连跟她表白都还没有呢,只是平时说话比较多而已。唉,这绯闻来的,,,我喜欢!偶尔我们也会对视,但都时间不长,看完对方之后都会低下头微笑一阵,我觉得时机应该成熟了。
有一天在宿舍,我跟火箭炮说,我要对女神表白布兰克费恩,火箭炮从上铺探出头来,说了句:你丫的,还用表白吗,你俩不就在谈恋爱吗?
我伸脚往上踢了一下,说:滚一边去,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吗,我俩是清白的,我想来着,但真没在谈。
人就是这样,明明想谈,却又始终要去证明清白,真不知道是在担心什么,或许仅仅是为了证明女神的清白吧。
最后我跟火箭炮说,我一定要对女神表白,而且还得有仪式感,就像电影里边那样。于是我就开始研究着各种表白方式。决定在周末放学的时候在学校门口来一场轰动的表白仪式。
但上天弄人,不知道为何,女神突然不理我了,我去找她说话,她也对我爱答不理的。我内心几乎要崩溃了。
几天下来,我侧着脸往她那边看,她一眼都不往我这边看一下,反而跟伪娘聊得热火朝天的。我怒火中烧啊。为什么,难道是我的计划泄露了?不行,追查一下。
我只跟火箭炮说过这事儿何莫修,我问火箭炮,火箭炮说:我没有跟其他人说啊!
我相信他,但我不相信他的嘴,大嘴巴一个,有时候自己说过他可能都不记得了。
我说,你好好想想!
他感觉到貌似事情有点儿严重,就仰头翻眼地做苦思状。
我想起来了,上周给你做条幅,在打印社碰到伪娘了。
伪娘,他去干嘛?
他去打印他写的诗,你不知道,有这么厚,得有两百多张英祖大王!说着火箭炮用手给我比划着。
我打断他说:你跟他说了!
他说:啊,他问我,做条幅干嘛,我就跟他随口说了一句,黄段儿要跟他女神表白。
我当时差点疯掉:擦,准是伪娘,告诉女神了,他还诗呢,我要把他的屎打出来。
火箭炮拦我,没拦住!火男视频
我冲进伪娘的宿舍,就他一人,正半躺在床上拿着A纸欣赏着,那可能就是他写的诗吧,特么,我哪管这些,进去就像一头疯了的野兽一样,不由分说地一顿挥拳,嘴里还发出像武侠片里边打斗时的声响,伪娘双手左右挥舞着,扭动着身子想要逃脱,咧着嘴拉着长声:哎呀,该死的黄段儿,你要干嘛!救命啊阿四龙组合!
他想跑,但是没跑掉,火箭炮看拉是肯定拉不开了,于是就把门反锁了。屋里边就剩我们三个人。
我怒气平息了一点儿,放开了伪娘,他喘着大气,在地上躺着。
我问他:你跟你同桌都说什么了?
听到我说话,他停止了喘气,咽了口吐沫,说:哪个同桌?
我艹了一声,立马起身,抡起了拳头黄颖芝,正准备往他脸门上挥。
他双手条件反射一样用手背遮住了脸,身体蜷缩着,提高了声调嘴里重复说着:我说我说,我说。。。
他一五一十地从头到尾都跟我说了一遍,包括女神跟他说的话,她是如何评价我的,种种。
“黄段儿这人还是不错的,学习也好,人也好,还特幽默,但是,就是思想有点儿不健康,总体嘛,是个好人。”
我听完伪娘的讲述,整个人都不好了,一下坐在了床上菅山薰,把伪娘的诗也坐在了屁股底下。
火箭炮看此情形,感觉事情貌似又严重了,于是大声跟伪娘说了一句:今天的事儿,谁也不许说,特别是你同桌,明白没,不然。。。他攥着拳头在伪娘面前晃了晃,伪娘条件反射一样遮住了脸,满口答应着。
火箭炮拉着我出了伪娘的宿舍,没说什么话,我们回了自己的宿舍。我一下瘫坐在床上,差点没吓到他。他用手拍打着我的脸,说着:诶,黄段儿,黄段儿,醒醒!
就这样,我病了两天,一直在宿舍,没有去上课。
之后,就没有之后了,班里边关于我们俩的绯闻再也没有了,我们从此也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
高中的经历确实有点儿荒唐,现在想想,恍如隔世。可能高考就是一个能让人脱变的机器。我们每个人都发生了剧烈的变化。终于,在大学里,我把我的初恋交给了我现任的妻子。黄段儿这个外号,再没有人喊过,我也差点儿快忘了我还曾经有这么个外号雷米盖拉德。直到有一天,有个人喊我这个外号,我才想起来,并扶了扶眼镜,回头看了看,“你是,,,伪娘?”。我惊讶地张着嘴巴。
哎呀,黄段儿,真是你啊,我以为认错人了呢。
我上下打量了他一下,商务人士打扮,一身名牌,手里还拿了串车钥匙,BMW的,梳了个很阳光的发型,有点儿像韩国人。
我也哎呀了一声,竟然忘了他本名了,只记得他外号。然后就是老同学见面时的寒暄,多年不见,变化这么大,现在过得怎么样毕龙欣,种种之类的。举手投足之间,上学时候的娘气已经完全在他身上找不到了。擦,这人是经历了什么呀。
最后,他给了我一张名片,然后也问我要了手机号码,还有微信号,说是过两天请我喝咖啡,走的时候,我过回头看了看他的背影,脑海中又出现了反锁着门打他时候的情景。
过了两天,他真的给我打电话了,来电显示,小菊,是伪娘的,我拿到他名片之后存上的。
你好小菊。
哎呀,老同学,还“你好”个屁老朋友进行曲啊,出来喝咖啡,半岛铁盒,二楼雅座等你啊。
挂了电话,心里想着,这哥们儿要干嘛呀,上学的时候关系并不好,虽说现在工作了老同学聚聚也有好处,但是总感觉关系还是没到那个份儿上,今天请我喝咖啡,,,特么不是要报复我吧,,,不行,叫上火箭炮吧。
于是火箭炮我们俩一块儿去了半岛铁盒,见面肯定还是先叙旧,但那件事肯定不能说啊,不然多尴尬。
聊了很久,发现伪娘是真的变了,阳光了,懂得也多了,侃侃而谈,还有就是我们也才知道的,其实他家条件还算不错,家里有两套房子,父母都做生意,现在他子承父业德贾明哈,看样子做得还行。就是有一点儿,脏话,荤段儿,张口就来。
我和火箭炮只是一直笑。
然后我问伪娘:现在还写诗不?
擦,早不写那玩意儿了,当时写写只是泡妞用,现在,泡妞用不上这个。
我一听泡妞,来了兴致,追问着,现在都用什么呀天降神童。
他拿起了手机,上下左右乱滑着,然后打开了个软件,对我们说:现在,用这个,约炮神器啊。
我们看了看,WE信,嗨,还以为是啥呢。我和火箭炮都感到失望。
你说的是几年前,现在,不行了,如今的女孩,贼精呢,只要红包,不见面,你没红包就给你拉黑了。
只见伪娘一脸鄙夷地看着我们俩,嘴里不停地啧啧啧川田麻美,然后说了句:你们不行,太LOW。我告诉你们,我已经约过至少70个女人了。想不想知道用什么方法。
我和火箭炮都有点儿难以置信,70个女人,你丫真有瘾!
但是,方法还是挺想知道的,于是怂恿着让他往下说。
他又拿起了手机,上下左右滑动着,然后点开了手机相册递给了我们,我接过手机,差点没把眼镜跌掉啊,擦,满屏都是不可描述的图片啊,有的还是会动的。
我苦笑了一下,把手机还给了他,然后问:这能行?
他提高了声调,说:能啊,我都试过了,屡试不爽,但是前提是你需要加对人,而且得多去加人。
火箭炮问:怎么加对人啊?
伪娘看了看他,坏笑着说:你懂得。
然后,就是一本正经得跟火箭炮分享他的泡妞心得。
我起身要去洗手间,用手帕擦了擦手背上他飞溅出来的唾沫星子,然后丢在了桌上,回过头看了看他,心理重重地默念着两个字:人,,渣,,,!
临走的时候,伪娘说有空一定要常聚,我们也这样说,然后他非要开车送我,我说,不用!我坐火箭炮保时捷,就行。
路上,火箭炮对我说,有件事儿不知道该不该给你说。
我说,什么事,既然提起了,就说说吧。
火箭炮把车开到河提上,我们下车点了支烟,半蹲,看着静静的河面,火箭炮开口说:高中快毕业的时候,我在柿子胡同看到你女神和伪娘了,宁虹雯,,他俩,,,去速8开房。
他看我愣住了,就停了会儿,继续说:当时没告诉你,是因为快高考了,后来想着也没必要和你说,反正你俩都一直不说话了。
过了很久,我回过神来,丢掉了早已经熄灭的烟头,嘴里说了句:去他娘的,走,回家。
请回复关键词[ 青春 ] 查看青春系列主题文章

标签:
吴正元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