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焰之纹章圣魔之光石我和你就这样吧 你和我就这样吗-我又没有很想你

2019年04月16日   admin   36人浏览   0人评论
我和你就这样吧 你和我就这样吗-我又没有很想你时空狂徒

前两天 小鱼跟我说她和她男朋友分手了 我说好
她又问我为什么不安慰安慰她只说一个好
我说 好的意思是你们分手了 挺好的
茶凉了 就别再续了 再续 也不是原来的味道了 人走了 就别再留了 再留下 也不是原来的感觉了 情没了 就别回味了 再回味 也不是原来的心情了 慢慢的都会远 渐渐的都会淡 拥有时 好好珍惜 离开了 默默祝福 人生的旅途 没有人是应该要陪你走到最后的
稍微晚一点的时候 我和小鱼坐在她家楼下的路边摊吃着烧烤喝着凉啤酒 虽然今年的冬天不是很冷 我也穿的很多 但是风吹过来的时候还是袭来一股寒意
小鱼坐在桌子旁边 什么东西都没吃 举起酒瓶一仰头 冰凉的啤酒在她喉咙处划过了几道猛烈的弧线 伴随着咕咕两声 一饮而尽
这么喝酒小心胃疼啊 我知道她中午没吃饭 顺手给她递过去了一沓餐巾纸
胃疼总比心疼好啊 她白了我一眼 打了个嗝 看样子还想再喝一瓶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要我说 她就是傻 我为什么觉得他傻呢 因为我特别了解她男朋友 不对 是前男友 她前男友就暂且称呼为O吧 O比小鱼大三岁 说是在一家金融公司工作 其实就个帮人讨债的 在我眼里就觉得做这种工作的人脾气都应该不大好 感觉有点像一帮有组织的黑社会 我之前也没见过他 又一次我和小鱼的共同朋友过生日 小鱼就把O带来了 他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很凶 而且极其能喝酒 那天我们一直呆到就把老板把他扶出去了他才肯走 后来又有一次我和小鱼还有几个朋友吃完饭准备回家 O就来接小鱼 一来了就跟小鱼大吼大叫 不知道因为什么 但我就觉得作为一个男人 在这么多人面前冲自己女朋友大呼小叫也太没绅士风度了
第三次就更过分了 小鱼半夜给我打电话说 钥匙没带 家里没人 外面天冷 说让我给她拿件外套 当时我也没想那么多就去了她家 结果看见她穿着睡衣在走廊坐着 我问她怎么了 她说没怎么 被O给赶出来了 我问她要不要我帮你把门砸开 她说不用 就是真的觉得有点冷 让我给她拿件衣服而已 然后跟我说 你回去吧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讲道理小鱼被O欺负了 我应该是挺生气的 但看她这复习为常的样子我竟然有点想骂小鱼 我把衣服披到她身上 我说 好 那你有事再跟我打电话 从那以后 我也彻底不想听小鱼跟我讲他和O的故事了 甚至回想起来她们当初刚在一起的时候跟我秀的恩爱 我都觉得小鱼是不是脑子坏掉了 那段 时间的我 用小鱼的话来说就是特别不近人情 看她被O欺负 我都不会去安慰她 我跟她说 明明是让我给你送外塔 然后又说没事让我走吧 我把东西给你送来了 你让我走我也二话不说就走了 这么听你的话难道还有问题吗 小鱼说 你脑子坏掉了 去路边摊喝酒的当天中午 小鱼突然跑到我上班的地方 约我晚上吃饭 我还在想吃饭的原因是什么 是不是她的生日我忘了 还在考虑要不要买个礼物什么的带过去给她 结果到了晚上 她竟然约我吃的是这种东西我漫不经心的从盘子里捡起一串有点烤糊的羊肉 咬了一大口 叫了一下旁边的服务员 问她有没有常温的啤酒 小鱼在一旁嫌弃的看着我 说 你能不能像个爷们一样 像个爷们一样喝你那带冰碴的凉啤酒 我怼了她一句 然后面带笑意的结果服务员的半打常温啤酒今天我失恋 我最大 你应该听我啊 小鱼又白了我一眼 嫌弃的看着我手中的啤酒确实 应该值得庆祝一下 庆祝你终于脱离苦海了
所以说你这么久找不到女朋友是有原因的 不知道是因为她失恋的缘故 还是我真的说了什么不好听的话 她今天是真的很嫌弃我哦 什么原因啊 我有条不紊的打开一瓶啤酒 仔细的用餐巾纸擦了擦瓶酒瓶口因为你的脑子是坏掉的 说完这句话 她开始哈哈大笑 她笑得很大声 以至于坐在隔壁桌的两个人都不断的回头看我把凳子往她身边移了移 试图离她近点 把嘴凑到她耳边 好 你说的都对 但是现在别人都以为你是脑子坏掉了 你能不笑的这么大声吗她好像完全没听见我这句话 目光游离的看着远处忽明忽暗的路灯 自顾自的说了起来你知道吗十一 O是我这24年来见过最有魅力的男人 从我开始工作到现在 我们已经在一起整整三年了 从跟他在一起的第一天我们就住在一起 他的眉毛很好看 比你好看很多 肌肉也很结实 我每天早上醒来最喜欢的事情就是趴在他的身上轻轻抚摸他的眉毛 有的时候他还没醒 有的时候他是醒来的 闭着眼睛 我的手指一碰到他的眉毛他的嘴角就轻轻地上扬 他在自己的小臂上纹了一条鱼 他说这就是我 我得这辈子都像这条鱼一样缠在他身上才行 他在外面讨债的时候 凶巴巴样子让人很害怕 但是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就温柔的要死 你知道吗 当一个人跟你在一起的时候和平常跟别人在一起的时候判若两人 那说明他是真的爱的你的 我从来没嫌弃过他的职业 他也没嫌弃过我的家庭 我们说好在我25岁生日那天就结婚 因为她说女人到了二十五岁才有做妈妈资本 生日和结婚结婚纪念日在同一天 这样他就永远不会忘记了 以后我每长大一岁 就跟他多成为夫妻了一年 他跟我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睛里泛出的光芒就在告诉我 我是他这辈子认定的人了 我其实一直对他都没什么要求 我在想 只要结婚对象是他 就算我们一无所有 我也心甘情愿的嫁给他 可是他总是给自己很大的压力 他那种工作也不好做 所以脾气变得越来越差 也越来越能喝酒 但我一直不相信 我们分手这一天会到来 他说在我二十五岁生日那天会娶我 可他妈为什么在今天和我分手啊 我明明马上就要过生日了啊说道最后的时候 小鱼已经有了哭腔 声音也哽咽了起来 她把腿蜷起来 抱住自己的膝盖 头埋的很低 我已经渐渐听不到她讲话了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 有点不知所措了 我把手放在她头上轻轻揉了揉 想让她知道我在安慰她 我告诉她 留了十年的长发五十分钟就能剪完学了十年的知识一毕业就能忘光当初觉得爱的死去活来肝肠寸断彻夜难眠的人或许一觉醒来就再也心动不起来了
宋伊娜?我一直不敢相信 O和小鱼的分手竟然会让小鱼这么洒脱的一个人难过成这样 我一直以为他们两个在一起只是为了填补两个人寂寞的空白 尤其是在我看来O这个人对小鱼也不怎么好 我拿起上已经打开的啤酒 和她桌子上的酒瓶轻轻碰了一下 然后一饮而尽好吧 你失恋你最大 今天就陪你喝酒 喝到你吐为止 别难过了 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 两条腿的男人还不满大街都是看得出来 小鱼真的很伤心 她已经完全失去了跟我斗嘴的兴致 缓缓抬起头 泪眼婆娑的看着我说 十一 当一个你准备把自己一生都交给他的人跟你说分手的那种感觉你知道吗 是真的 很痛苦啊我没说话 拨弄了一下她被风吹的有点乱的刘海 笑了笑 算了 跟你这个榆木脑袋说什么也是白说 你也不用安慰了我 喝酒吧 说完小鱼又开始从地下拿起一瓶没有打开过的啤酒感觉小鱼跟我说了这么多以后 心情稍微好了一点 最起码还有心情嫌弃我 虽然她在说我榆木脑袋 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我还是蛮欣慰的 毕竟 她失恋了 第一个来找到陪她喝酒的人 是我、那天晚上 我们喝了很多酒 说了很多不该说的话 其实都是她在说 我只是在旁边默默的听着 直到最后 她在手舞足蹈批判一个在我看起和她关系还不错的女同事的恶性的时候 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的时候 我跟她说时间也不早了 快回家睡觉吧 风这么大 小心明天感冒了 嗯 小鱼目光迷离的看着我 有些欲言又止 那好吧 我们回家吧 感谢你听我BB了这么多 从她说话的表情我是能猜出来 她本来是想损我两句的 可能是看我今天真的很安静的听她说话 也没好意思说什么 说完 她又打了个嗝我说 好 然后去买了单 给她披上我的外套 扶着她往家里走 我是真的害怕穿着一双鞋跟和针一样细的她在过马路的时候会突然摔倒帮她打开门 虽然没开灯 屋子里很黑 但我依然感觉到里面的一片狼藉 我能想象到她今天下午在家里像疯子一样把前男友的东西都找出来扔掉 或者对着家里无辜的家具和装饰品发脾气的样子 她鞋都没脱 直接躺在了摆放角度有点奇怪的沙发上 下一秒 她就能睡着了我走到她的卧室 随便找了个毯子盖到她身上 确认了她如果从沙发上掉下来并不会摔伤之后 我悄悄地关上门 走下了楼这天晚上云格外的多 我完全看不到月亮甚至是一颗星星 我坐在她小区门口的花坛边上 点了根烟 掏出手机 上面显示的时间是2:28 我突然想给谁打个电话 但想想这么晚了还是别打扰其他人休息了 很长时间没喝过这么多酒了 我也有点头晕 坐在那里迷糊了一会 我决定走回家 夜晚路上的人和车都很稀少 很适合我一边走一遍胡思乱想 不知道小鱼用多久会忘掉O 也不知道O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只是感觉这种死去活来的爱情真的不适合出现自我的生活里 说实话 我不太能理解分手这回事 我指的是那种互相真心喜欢过的那种 一度那么近那么亲密 那么了解对方的一切 甚至在一起生活过 怎么可能就一句分手就能把所有习惯全部瞬间放下 怎么可能在遇见的时候抑制住跑去拥抱她的冲动 怎么能把笑容都换成冷眼相待 即使是朋友在变淡时都会舍不得 更何况曾是爱人这句话 大概很适合小鱼 现在的我 渐渐改变了我的生活方式 来更好的忘记你 如果有一天你问我过的好不好 我会说我很好 什么是很好 就是我一个人开车路过无边荒原 我闭眼站在深不可测的海边 我应付着生活里的些许算计 我抵抗着命运偶尔的不怀好意 那些时候我都想打个电话给你说 我想你了 但最后我都忍住了 我不能再依恋你 我很好 虽然还想你 却仍旧学会放下了你于明加大胸?展红绫火焰之纹章圣魔之光石 我还是想我还是想说 怕黑就开灯想念就联系今天再大的事到了明天就是小事今年再大的事到了明天就是故事我们最多也就是有故事的人有些事不是不在意而是在意了又能怎么样自己尽力了就好人生没有如果只有结果和后果 也许我们还年轻 单但也真的也没有是没时间好浪费 如果你想好好开始 就赶快忘掉他 如果你忘不掉他 那就赶快去找他 人啊 如果连自己想做的事都不去做 那是不是活的太痛苦了
所以 小鱼 还有许许多多像小鱼一样的人 无论怎么样 到最后都会的幸福的吧 天色不早了 祝你做个好梦
阿茹茉妮?

标签:
吴正元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