沥尽心血杨绛谈喝茶丨周末茶话-小鼹鼠的茶世界

2018年05月21日   admin   42人浏览   0人评论
杨绛谈喝茶丨周末茶话-小鼹鼠的茶世界

我和谁都不争,和谁争我都不屑。
简朴的生活、高贵的灵魂
是人生的至高境界。

世态人情,可当书读,
可当戏看许冠英葬礼。
▼只闻花香,不谈悲喜,饮茶颂书,不争朝夕。


杨绛先生
杨绛的散文平淡、从容而又意味无穷金复新。可谓‘不着一字,尽得风流’。读她的散文更像是聆听一位哲人讲述些烟尘往事,在平静、平淡、平凡中有一种卓越的人生追求。——卢翎
《谈喝茶》

曾听人讲洋话,说西洋人喝茶,把茶叶加水煮沸,滤去茶汁,单吃茶叶,吃了咂舌道:“好是好,可惜苦些七夜志贵。”新近看到一本美国人做的茶考,原来这是事实。茶叶初到英国史正良,英国人不知怎么吃法,的确吃茶叶渣子,还拌些黄油和盐,敷在面包上同吃。什么妙味,简直不敢尝试。以后他们把茶当药,治伤风,清肠胃。

不久,喝茶之风大行,特洛伊希文1660年的茶叶广告上说:“这刺激品,能驱疲倦,除恶梦,使肢体轻健,精神饱满。尤能克制睡眠,好学者可以彻夜攻读不倦。身体肥胖或食肉过多者钱瑞安,饮茶尤宜。”
莱登大学的庞德戈博士(DrCorneliusBontekoe)应东印度公司之请,替茶大做广告,说茶“暖胃,清神,健脑,助长学问,尤能征服人类大敌——睡魔”马文仲。他们的怕睡,正和现代人的怕失眠差不多。怎么从前的睡魔,爱缠住人不放;现代的睡魔,学会了摆架子,请他也不肯光临。
传说,茶原是达摩祖师发愿面壁参禅,九年不睡,天把茶赏赐他帮他偿愿的。胡峤《饮茶诗》:“沾牙旧姓余曾氏,破睡当封不夜侯。”汤况《森伯颂》:“方饮而森然严乎齿牙,既久而四肢森然。”可证中外古人对于茶的功效,所见略同。只是茶味的“余甘”,不是喝牛奶红茶者所能领略的李施军。浓茶搀上牛奶和糖,香冽不减,而解除了茶的苦涩,成为液体的食料,不但解渴,还能疗饥。

不知古人茶中加上姜盐,究竟什么风味崔明杰,卢仝一气喝上七碗的茶,想来是叶少水多,冲淡了的。诗人柯立治的儿子,也是一位诗人,他喝茶论壶不论杯。约翰生博士也是有名的大茶量。不过他们喝的都是甘腴的茶汤沥尽心血蓝天霸。若是苦涩的浓茶,就不宜大口喝,最配细细品。
照《红楼梦》中妙玉的论喝茶,一杯为品,二杯即是解渴的蠢物。那末喝茶不为解渴,只在辨味。细味那苦涩中一点回甘。记不起哪一位英国作家说过,“文艺女神带着酒味”李香秀,“茶只能产生散文”。

而咱们中国诗,酒味茶香,兼而有之天字医号,“诗清只为饮茶多王蒲忱。”也许这点苦涩,正是茶中诗味。法国人不爱喝茶角川正雄。巴尔扎克喝茶李尹馨,一定要加白兰地。《清异录》载符昭远不喜茶,说“此物面目严冷,了无和美之态,可谓冷面草远古悠然生活。”茶中加酒,使有“和美之态”吧?
美国人不讲究喝茶,北美独立战争的导火线,不是为了茶叶税么?因为要抵制英国人专利的茶叶进口。美国人把几种树叶,炮制成茶叶的代用品。至今他们茶室里,顾客们吃冰淇淋喝咖啡和别的混合饮料,内行人不要茶;要来的茶,也只是英国人所谓“迷昏了头的水(bewitchedwater)”而已。

好些美国留学生讲卫生不喝茶,只喝白开水,说是茶有毒素。代用品茶叶中该没有茶毒。不过对于这种茶,很可以毫无留恋的戒绝。伏尔泰的医生曾劝他戒咖啡鬼皇妃,因为“咖啡含有毒素,只是那毒性发作得很慢。”伏尔泰笑说:“对二月二日出郊啊,所以我喝了七十年玛丽马汀,还没毒死。”
唐宣宗时,东都进一僧,年百三十岁,宣宗问服何药,对曰,“臣少也贱,素不知药,惟嗜茶”。因赐名茶五十斤。看来茶的毒素,比咖啡的毒素发作得更要慢些。爱喝茶的顾夜白,不妨多多喝吧。

关于“周末茶话”:为了丰富大家对茶的感知,我每周末会选一篇名家写茶的文章分享出来。以茶入文,以文观茶,让我们都成为更好的生活家。
图片丨网络
原文丨杨绛《谈喝茶》

小鼹鼠的茶世界
探索茶叶的一千零一种可能
标签:
吴正元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