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柴人狙击手5我们需要的不仅是唐宋宋词,更重要的是诗词的文化-老萧书房

2018年08月28日   admin   51人浏览   0人评论
我们需要的不仅是唐宋宋词语梅情 ,更重要的是诗词的文化-老萧书房


《吊带裙》
邬霞(服装厂女工/诗人)
包装车间灯火通明
我手握电熨斗
集聚我所有的手温
我要先把吊带熨平
挂在你肩上不会勒疼你
然后从腰身开始熨起
多么可爱的腰身
可以安放一只白净的手
林荫道上
轻抚一种安静的爱情
最后把裙裾展开
我要把每个皱褶的宽度熨的都相等
让你在湖边 或者草坪上
等待风吹
你也可以奔跑 但
一定要让裙裾飘起来 带着弧度
像花儿一样
而我要下班了
我要洗一洗汗湿的厂服
我已把它折叠好 打了包装
吊带裙 它将被装箱运出车间
走向某个市场 某个时尚的店面
在某个下午或晚上
等待唯一的你
陌生的姑娘
我爱你

我们常常想,唐诗多好呀阿曼苏尔之眼,宋词多好呀!不是有一个九十二岁的老头要走上大学的讲台钴弹,高喊“唐诗万岁”、“宋词万岁”吗?难道世世代代地比菲德氏菌,背下这些几百年魏伶优,一千多年前的古人写下的诗,就可以万岁了?
老萧不才黄志玮身高,窃以为,只有不忘记当代诗歌,才对得起“诗的国度”这样一个称呼就是要香恋,才真正能让中国诗歌“万岁”艾雨乔。
这首《吊带裙》,是一个服装厂的女工人在工作间隙写下的张沐莀,论格律妙网卡盟,论“赋比兴”的技巧,徐砺寒说实话草原恋简谱,跟唐宋诗词还有不少的距离慈利风情网,但我觉得这是这个时代最美的“诗”。

昨天特意找来电影纪录片《我的诗篇》智羊羊,说实话天问三誓,我是含着泪看完的异世食仙,火柴人狙击手5真心感谢吴晓波,以及这部纪录片的制作团队。我们不是没有诗,只是缺少发现诗歌的眼睛,以及去发现美好诗歌的“心”沁洋。
今天把这首《吊带裙》分享给大家我的三个母亲,也推荐大家去看一看这部纪录片。
提示:点击原文链接,可以观看吴小莉朗读《吊带裙》的视频。
标签:
吴正元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