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星战记李诞:对于进入黑洞的人来说,死去的是我们和整个宇宙。-出门遇见大野狼

2018年07月07日   admin   45人浏览   0人评论
李诞:对于进入黑洞的人来说,死去的是我们和整个宇宙。-出门遇见大野狼

前阵子《吐槽大会》大火,有多少人被李诞圈了粉。
比如我,一口气买了两本李诞的书,翻读过几章之后,更是彻彻底底入了这位小眼睛男神的坑。想起年前看他上《十三邀》,对话许知远。许知远问他,你年少时都读什么书,李诞说,国内的有王朔、阿城、王小波,国外的弗洛伊德、昆德拉,说着哈哈哈笑起来开始自嘲,你说我当年小屁孩哪能看得懂弗洛伊德,当时纯属就想装个逼谢馨仪,觉得自己特牛,特不一样。

李诞确实挺不一样,他大学时写的《扯经》,被马东看到我掌华娱,评价那时的他为天才写作少年。如今,《扯经》成了我的睡前读物,每晚躺在床上翻几页,颇有点顿悟世间的味道。
他描写事情的角度总是很不走寻常路,往往是抛出一个极其禅性的哲学问题,又用最通俗和接地气的回答收回来。你知道他对世间万物的思考,可思考最终的答案,却是没有答案。读着读着,发现他描写的对象虽是出世的禅僧,而表达的主题却是最平常的生活。
就像李诞说,他在上大学选专业时曾有过短暂的念头想读哲学系,但最终还是放弃了,他笑了笑称,我也想活着,也想挣钱。

读《宇宙超度指南》的时候,我常常读着读着就觉得绝望,但绝望绝望着,又好像不知道从哪里滋生出一些通透。你很难把书里的李诞和吐槽大会的李诞联想成同一个人吴俐璇。这可能是大多数喜剧演员的共性。就像是,没有人看过小丑的眼泪......
能火的人,确实是有两把刷子的。脱口秀演员千千万,火的为什么偏偏是李诞。真正的段子手,绝不仅仅只是段子手那么简单。
《宇宙超度指南》是从《扯经》中延续出来的故事郑宸。当然,正如序言中所写,这是一个全新的故事,读过《扯经》或者没读过,完全不影响阅读宁城打弹子。
《扯经》中的空舟和澈丹师徒二人,在宇宙中替人超度。他们的飞船,叫奈何船;他们的顾客,称他们为度魂僧;他们超度的对象,可能是人,可能是机器人,也可能,是一个星球。
书中每一篇关于超度的小故事,都黯然又洒脱地阐述着“离别”。

对于“离别”这个话题,想起来有点沉闷有点阴郁。我想起我小时候公鸡进行曲,爸爸常年在外从事他的科研事业,在家的机会很有限,一年到头,能陪着我的时间也不过寥寥两三个月。小时候的记忆感受很真实,每次他离开,对年幼的我来说都像是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浩劫。我曾经尝试过很多种挽留他方法吴素素,大哭大闹似乎都起不了什么效果。
印象比较深的是有一段时间,他在中科院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做访问学者。我知道他这一去又是大半年,在他出发的前一天,我开始假装生病,配合着哭闹满脸写着委屈,谁劝也不行,甚至主动要求爸妈带我去医院,最后爸爸终于败下阵来,林俊峰决定迟一天再出发。
这算是我记忆中阻挠别人离开我的一次比较成功的案例。奇怪的是,关于第二天他的离开,我倒是没有太多印象,也许从那个时候开始,我那颗还尚未成熟的小脑袋里,已经开始明白一个道理,有些事注定要发生,便一定会发生杨五六,你的阻挠不过是拖延了它发生的时间罢了。
后来,爸爸再去台湾清华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都是时臣的错,一去两年。在他走之前,我的淡定甚至出乎我自己的意料。
从完全害怕别人离开我,到慢慢习惯了别人的离开,再到对离开感到麻木闰猹抄。我用了一整个童年和少年的时光,一点一点把自己对于“离别”的适应力变得很强大。到长大后的恋爱,在每次分手的时候送小羊回家2,也能做到云淡风轻亚辛·拉尼娅。一声珍重,从此相忘于江湖。

因此当我读到这些关于“离别”的故事,心中好像有一扇窗被慢慢打开潘文石,一些从不敢深想的东西,渐渐浮出水面。
《黑洞送别》,这篇小故事是整本《宇宙超度指南》里最戳我的一篇。讲述的是宇宙里一个叫黑边星的星球车远达,它的位置很特别,在黑洞的边上。星球上有一个很深的峡谷,这里的人们世世代代关于峡谷的认知就是一部人类文明发展史,从最初的鬼神论,到宗教信仰,再到科学的出现于普及,人们最终探测到峡谷深处藏着一个年代不明的冬眠仓,而冬眠仓上写着一句话“我们存在的意义,就是离开。”
冬眠仓中有一位连同被冬眠的船长,人们将他唤醒文世轩。原来他是现在黑边星人的祖先,而他们的母星并不是黑边星,当年他们为了躲避灾难来到这里,却发现这里迟早有被黑洞吞噬的危险,而此时他们的能源与设备也快要耗尽,必须赶快离开。有一部分绝望的人留了下来,为了保留先进的技术,为以后再一次的离开做准备,他们将科技连同船长一起冬眠了起来。
如今船长被唤醒,当他得知他的后代们都经历了什么,他彻底疯了。
而后代们,也就是现在生活在黑边星的人们,在知道了自己的历史后,决定一起离开。他们意识到,他们的星球即将被黑洞吞噬,他们活着的意义,便是离开。
空舟师徒二人被请来超度整个星球及不愿离开的船长。这时的船长早已看透一切,他说王桐晶,灭亡郑德幸,是这个文明几千年前就应该接受的宿命。
我概括的并不详细,感兴趣的你们,可以自己看一看这篇文章胡济舒。而我更喜欢文章的最后,空舟喃喃自语的一句话:“对于进入黑洞的人来说,死去的是我们和整个宇宙。火星战记”
我忽然对“离别”有了新的定义。尽管这个词听上去完全是悲伤的基调赵胜熙,但如果你不是即将要远行的人,你又怎么知道,你口中所说的“离别”,对于要离开的人来说,不是一次重获新生呢?我们总在抱怨别人从我们的世界离开,但抛除所有害怕孤单的私欲,为他人祝福,或许是更能够放让自己释怀的方法吧。
毕竟,有时没有看透的,恰恰是我们自己罢了。
最后,发一段蕾拉小姐的文字。
不如把生命中所要经历的一切,当成一种习以为常罢。



标签:
吴正元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