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之因果写轮眼终究是我负了你……-每日精选涨停股操盘

2018年12月02日   admin   60人浏览   0人评论
终究是我负了你……-每日精选涨停股操盘
戳蓝色字“西谷读书”关注我们哟!

那脑袋里的智慧小酒窝吉他谱,就像打火石里的火花一样,不去打它是不肯出来的。——莎士比亚
——西谷读书
期望未来的每一天,都能与你相伴

她仿佛看见他自远方而来,携来了犹如初春气息一般的温柔,带来了她甘愿付出一切,决绝热烈的爱意。
她仿佛记起好多好多年前那个清俊无双的男子涉水而来,微笑着向她伸出手,仅仅一眼,却似乎已经等候了年。
“珍曦……”她的素衣已经被血浸湿,感觉到全身的血似乎就要流许怀欣尽,她遥遥伸出手去刘邦墓,叹息似的一声落下,“珍曦笑谈广东话,梓紫欠你的,下一次再还好不好?”
那个时候她还是快乐无忧的妖族公主,红衣长发,眉眼狭长,一颦一笑俱是风流无双。
她的父王,绝对算不上是一个开明的妖王,甚至可以说有些荒淫无度,宫里的妃嫔恐怕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有多少,而梓紫的母亲,同样也是这万千女人中的一个,容色姝丽方被纳入后宫,却不过月余便被妖王弃之如敝履,直到梓紫出生、她因难产而亡方换得妖王一顾。
红衣的姑娘蹲坐在河边,素白而修长的手指轻轻拨着水,漾起的水波打在她的手上,凉凉的感觉,她眉眼弯起,撩起裙摆跪在岸边伸手去向水的伸出探去。

只听得噗通一声发上的珠花落入了水中,顺着妖界的河向远远的地方飘去。她急忙想要跳入水中去拾,却看见有一个人从水面而来,流动的水面在他的脚下宛若平地,墨衣长发,双眸冰蓝,唇角的笑意宛若是春风,似乎是根本不属于这个妖界的温暖,长眉微扬,似是寒鸦惊起,这样这样的温柔却又似乎是这样这样的孤独寂寥。
“小公主,火影之因果写轮眼以后可要小心点儿。”她听见他含笑的声音,接过珠花时触到他微凉的手指。
“我叫珍曦,珍重之珍,晨曦之曦九江十二坊。”
梓紫后来常常会想到那个时候的他们,含笑而对,眉眼处尽是干净而纯粹的笑容。
“绝对不可以!”梓紫在和珍曦相处了很久之后,跪在她的父王面前请求赐婚,而一向荒淫无度的妖王却格外强硬,狠狠一拍桌子,冲着梓紫怒吼,“梓紫孤告诉你,你和谁在一起都绝对不可以和他在一起!你知道他是谁吗!他接近你是为了什么你难道看不出来!”
“女儿从来没有求过父亲什么,这一次希望父亲答允。”她倔强地抬起头,固执的看着自己的父王,殷红的眸中尽是不解和固执。
“不要紧,梓紫,只要我能够守在你的身边就好了综琼瑶之凤鸾。”珍曦轻轻拂去她发上的花瓣,眉眼之间尽是缠绵而温存的爱恋。
梓紫微微仰头看进他的眸子里,轻轻地缓缓地笑开:“只要珍曦不弃,梓紫原意抛弃一切和你走。”
他且笑不语,俯下身子轻轻吻住了她的唇,寸寸流连。她似乎听到他说:“梓紫黄宣德,等着我回来,我会让你成为我这一生挚爱的妻子。”
直到最后的最后,神界的大军攻入了妖宫,她的父王和一众妃嫔在神光的照耀下灰飞烟灭,她都只是在高高的塔中静静等候着那个人的归来。

有人轻轻扣了扣紧闭的门。她徐徐笑开,欢快的奔去开门。她有好多好多话想要靠在他的怀中轻轻诉说,她还想要问他为什么一别就是这样这样久,相思成灾。可是,门开的那一瞬间,她看见的,是素衣的神兵,用一支金箭对准了她,唇角微扬,金箭破空王晓琮。
她到最后,都没有等来她想要等的那个人,她说:“珍曦,梓紫怕是要毁约了。下一次我把欠你的全部还给你亦勋,好不好?”
珍曦匆匆赶来的时候,看见那个素衣的姑娘倒在血泊中姚美伊,身体正在一寸一寸地消失,他的心里猛地一颤,痛的几乎不能呼吸。
他俯下身子轻轻抱起她,微凉的唇贴在她冰凉的额上,一声声的说着“对不起,对不起。”冰冰的泪水滴在她的脸颊上。
最痛苦的是什么?不是求而不得,而是求不得。他低低笑出声来。
父王,父王啊,他早该想到的,如父王这样的神王,怎么会让他娶一个妖族出身的姑娘,可笑他还那样的天真,竟然信了他的话。“梓紫,终究是我负了你……”怀中的姑娘已经化为灰烬不复存在,他仰天长吼一声,冰蓝的眸子染上了晦暗,身后双翼展开,竟是那样的漆黑。
梓紫,为了你我可以放弃神王的继承权;可一旦没有了你,我只能成魔。
他似乎想起好久以前第一次见面的场景,他向她走来,笑容温暖;她抬眼轻笑,眉眼弯弯。“我叫梓紫,梓树的梓中百商务网,杜维屏天上虹的紫。”他答:“我叫珍曦枝垂萤。珍重之珍,晨曦之曦我爱记牌器。”

·end·
—如果喜欢,快分享给你的朋友们吧—
我们一起愉快的玩耍吧
推荐阅读:
|唇边一抹苦笑荡起:“原来你也不是不会温柔对人……”
|星座 | 值得你用一辈子去珍惜的星座!
|测试|你的受虐指数,有些人是自找的。
|我最爱的女人杨明燕,竟是他那丢失了十八年的亲生妹妹.....
标签:
吴正元
搜索:
热门文章: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