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山口地质公园李宗盛:想得却不可得,你奈人生何-玉帛酒行

2018年04月01日   admin   46人浏览   0人评论
李宗盛:想得却不可得,你奈人生何-玉帛酒行小职员之死


1958年出生的李宗盛,今年满 59 岁了电影女明星,离花甲之年已是不远。
有人说:李宗盛的歌唱尽了青春年少到两鬓斑白。年轻时姜亨俊,觉得歌词太直白,不愿相信。到老了李润祺,才发现,唱的全是自己北星之光。
“小男孩再怎么唱也是歌,老男人一开口便是人生”
听过的人都觉得唱的是自己。
今天,让我们一起听听李宗盛骑士风云录。

一段感情就此结束
一颗心眼看要荒芜
我们的爱若是错误
愿你我没有白白受苦
若曾真心真意付出
就应该满足
——李宗盛《领悟》
有几个人会明白,到底需要经历多少人和事,才会有“多么痛的领悟”呢?
为你我用了半年的积蓄
飘洋过海的来看你
为了这次相聚
我连见面时的呼吸都曾反复练习
言语从来没能将我的情意
表达千万分之一
在漫天风沙里 望着你远去
我竟悲伤得不能自己
多盼能送君千里
直到山穷水尽
一生和你相依
——李宗盛《漂洋过海来看你》
所有的言语,都抵不上和你见一面。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像一只小小鸟
想要飞却怎么样也飞不高也许有一天我栖上了枝头 却成为猎人的目标我飞上了青天才发现自己 从此无依无靠每次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 我总是睡不着我怀疑是不是只有我的明天没有变得更好未来会怎样 究竟有谁会知道
——李宗盛《我是一只小小鸟》
年少时正妹公社,我是一只小小鸟,努力打拼只求上进,还总有明枪暗箭。终于有一天出人头地,才发现无人与我共黄昏,无人问我粥可温。
你我皆凡人 生在人世间
终日奔波苦 一刻不得闲
既然不是仙 难免有杂念
把道义就放两旁 把利字摆中间
多少男子汉 一怒为红颜
多少同林鸟 已成分飞燕
人生何其短 何必苦苦恋
爱人不见了 向谁去喊冤
——李宗盛 《凡人歌》

“有时爱美在无法永恒,爱有多销魂异世紫衣罗刹,就有多伤人”,我们注定都是凡人,都要过平凡而平淡的人生。
往事不要再提 人生已多风雨纵然记忆抹不去 爱与恨都还在心底真的要断了过去 让明天好好继续你就不要再苦苦 追问我的消息
——李宗盛 《当爱已成往事》

1992年,李宗盛和林忆莲这对才子佳人因共同演唱了电影《霸王别姬》的主题曲《当爱已成往事》而结缘。那时的他们在素未谋面的情形下,在各自的录影棚合唱此曲时刘从文,或许根本没有想到日后二人会有爱情上的某种交集甄心爱桦,或许更没料到他们的爱情终有一天也将“成为往事”。有些情致命围困,就应该是珍藏。就像李林离婚时,李宗盛说的:若我们的爱是错误,愿你没有白白受苦。
因为爱情总是难舍难分
何必在意那一点点温存
要知道伤心总是难免的
在每一个梦醒时分
有些事情你现在不必问
有些人你永远不必等
——李宗盛 《梦醒时分》

2006年,李宗盛要在台北开感性与理性音乐会璃妃传,歌手纷纷报名。
但李宗盛最想邀请的,是他的红颜知己尸环,他觉得世上最会唱歌的女人——陈淑桦霸王花遇鬼。而当时的陈淑桦,正因深爱的母亲去世而患上自闭症,拒绝与外界的一切联络。
演唱会上,梁静茹唱完陈淑桦的代表作《梦醒时分》,鞠躬退场后,大屏幕上出现李宗盛写给陈淑桦的信:
淑桦,一切还好吗
但愿你已从失去母亲的深切哀伤里平复过来
不管我们乐不乐意
随着岁月增长
我们都得渐渐的去看见
人生更完整的面貌
我们所有的获得或失去
恐怕都不是生命的本意
反而是经历一切之后
从而发现自己
所有的梦都要醒来,就如所有的伤痛最会都会抚平。
越过山丘 才发现无人等候
喋喋不休 再也唤不回温柔
为何记不得 上一次
是谁给的拥抱 在什么时候
我没有刻意隐藏 也无意让你感伤
多少次 我们无醉不欢
咒骂人生太短 唏嘘相见恨晚
——李宗盛 《山丘》

《山丘》这首歌,李宗盛写了10年之久。而这10年,恰是命运跌宕、感喟频出的岁月经典弹球。用他自己的话说,“当时是个悲伤的夏天,一个旋律进入脑火山口地质公园超级淘宝系统海。”
那也是李宗盛做琴的十年,“世事越不确定,金默玉让我越想定下心来做琴。”原因很简单,制琴是李宗盛的“一次自我完成跟修复”。李宗盛写过一段煽情的文字上原美佳。14岁那年开始弹吉他,学着用吉他和歌声表达心中的话,“琴在我14岁救过我,我肯定它在我46岁也能救我柯尔摩。”

《山丘》是李宗盛另一首《给自己的歌》,“越过山丘,才发现无人等候,喋喋不休,时不我予的哀愁”,既是告慰心里活着的那个年轻人,无知地索求,羞耻于求救,不知疲倦地翻越,每一座山丘,恰是崎岖的跋涉。咒骂人生太短,唏嘘相见恨晚梁周洋,也在多少次的无醉不欢里,成了回忆的章节。
就像他在《我在三个家》里说的:
当我事过境迁往回看,
它揭发了我不愿承认的懦弱,
或提醒了我从不自知的坚强。
只是我当时不知道,这两者对我都是好的男色多瑙河。
年少不懂李宗盛,听懂已不再少年……
标签:
吴正元
搜索:
热门文章: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