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力少年王全集松柏高洁●谦和思明-江湖野食

2019年03月03日   admin   39人浏览   0人评论
松柏高洁●谦和思明-江湖野食豆浆王子

2015年正月,我路过江西九江清宫遗梦,愤怒得几乎想把桌面上那盘霸王鱼头,扣到厨师脸上。
好好的一个长江大鱼头绝代村姑,端上来前浇了半盆黑绿黑绿的酸甜汁也就罢了,还是冷的。正月里你给老子吃这个……

这次思明扳回了部份我对江西厨子不着调的印象。
如果说长沙菜多用腌制食材,味型香辣。那么赣东北的萍乡菜,则以鲜辣为主,因此看上去汤汁油水多且粘稠。


萍乡菜几乎不用干辣椒。
思明厨行出身,戴眼镜,温和诚恳,低调随缘的样子。我翻年会上的照片,几乎找不到他的身影,他身上没有一点厨子惯有的江湖气。
他的菜做得不错,在萍乡城里塞纳名城小区附近开的“重庆石锅鱼”,生意好得出奇,晚上七点多钟还人声鼎沸,太吵了搞得他没办法在自己的店请我吃饭,只好跑到朋友店里吃。
很遗憾的是,次日我也没吃到他的石锅鱼。
留是留了一条好鱼,但没藏严实,被客人进厨房里搜出来,硬抢了去。

谭松柏是浏阳厨子,拿手的自然是蒸菜。
2002年,他第一次创业扑街之后,以紫苏蒸边鱼、蒸腊牛肉等三道蒸菜咸鱼翻生……有段时间杨丽坤照片,在长沙食客的口中精彩哥,他绰号“边鱼”。
哦,有一道蒸菜我不说,自己吃去。

紫苏蒸边鱼
狼虎会里的兄弟很多都是苦出身,十几岁就开始在厨房里混饭吃的,比比皆是,老谭也不例外。
2002年半世清情,老谭拿出多年从油烟中薅下来的十几万,在浏阳开了一间馆子。
看人挑担不吃力,他做厨师行不等于做老板也行。平均每天一六八的营业额,半年后不但没赚钱,还倒欠亲友十几二十万,当时惨得连内裤都想当掉。龙一仪
关掉馆子后,开始他想出去打工还债,但静下来想想,近二十万的账,得炒多少个菜才能还清……尼玛的,干脆再盘一间店,赌多一把。
树挪死,人挪活,浏阳是不能再呆了,老谭到了长沙,四处寻找合适的店顶手k1082,最后六万多盘下一间店,又是问亲友借,取名为“好吃婆”窃明全文阅读。
但经营不善,又一次亏得他焦头烂额。
而且隐约传来风声,店址附近这一大片可能要拆迁。老谭想到的办法是,把店面转让出去,这坑让别人来填……他在门口贴出了转让告示。
有一对夫妻来谈转让,双方斟酌了几天后,协议六万五的转让费。
有人接手前景未明的烂摊子,当然好。老谭快速地起草好协议,正待签字时候,夫妻俩带来的小孩哭闹声,引起了他的注意。与他们扯了几句闲话,知道这六万多,也是夫妻俩膑手胝足,多年打工积攒下来全部的血汗钱……
老谭想了想,站起来,从头到尾绕着店面看了一圈。在桌子前坐了下来,很沉静地向那对夫妻说:店我不转了,你们走吧……
那对夫妻大为惊讶,连说:大哥,说好的事情,你怎么可以反悔呢,是价钱不合适么,我们还可以加点……老谭摇头霍天都,死活不转。
松柏和我说:我当时是很艰难,欠了近三十万的债,良心不好的话,一闭眼就把坑转让出去了。但他们比我更艰难,我光棍一条,他们带着个小孩。万一拆迁没有补偿帝国在前进,对于那个小家庭,就是灭顶之灾……这坑不能让他们跳花龙太子,我自己跳吧。
2003年,老谭在协议前反悔的一站,把自己站成了“松柏”。
我想用两个字形容一下:仁义高洁……哦,数错,四个字。

我没想到,谭松柏的心,就像他做的这碗凉粉,清澈透明中点点猩红,谓之赤诚。他敦实的身材里,藏着这么善良的胸怀。
至于后面他怎么苦思冥想,以出奇制胜的经营手法,扎实的厨艺,从那间面临被拆迁的店面用心干起,然后一飞冲天,将“好吃婆”扩充到连锁八家,从而发家致富……之后又吃喝嫖赌,糜烂堕落的故事……且看下集火力少年王全集。
标签:
吴正元
搜索:
热门文章: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