濮阳县三中李乃文:行走中荷尔蒙的韵味,魅在不流恋于“色”-SAILSAILSAIL

2019年01月25日   admin   76人浏览   0人评论
李乃文:行走中荷尔蒙的韵味周卫国萧雅,魅在不流恋于“色”-SAILSAILSAIL三修奇仙
“心”于美好生活,是李乃文对生活的理解米凯莉。什么叫美好生活,就是心。只要你的心是美好的,不管什么样的生活它都是美好的。
《美好生活》的热播无疑让李乃文又热了起来,剧中李乃文的角色深入人心,很多观众直呼“就想一直快进看乃文老师的戏份”。

话剧舞台转身现荧屏,不一样的享受
李乃文是个地地道道的天津人,母亲是天津人艺的演员,父亲是一位医生。可以说他是出身于演艺世家,他从小的理想是当一名科学家,从未想过自己会演戏。李乃文5岁那一年,妈妈的话剧团需要一名小演员去演一个角色阴钰辰。李乃文一听,当即就应下了。
“那时候根本不知道演戏松冈修造,爸爸妈妈也没有让我走进文艺圈的要求。去演话剧就是为了逃避去幼儿园。幼儿园可严了,全天班,上厕所都要举手报告。”
小乃文喜欢无拘无束的生活大明地师,为了逃避幼儿园,他跟着妈妈第一次踏进了天津人艺的舞台。李乃文表示自己有点小天分,跟别人不一样,他一点都不怕记台词。不用特别的死记硬背,转换成自己的语言就行,蛮轻松的东方婉儿。自己演完了小乃文还会坐在台下看台上的演员,谁的词错了小乃文都能听得出来。

之后学业开始繁重了起来,爸爸也不想让小乃文再分心演话剧了叶芊芊。高中毕业后,李乃文考入了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毕业后的李乃文也有过迷茫期,但热爱话剧的初心一直没有变化。直到1998年,“千里马”遇上了“伯乐”,他遇见了刚从日本归来要重排话剧《思凡》的孟京辉。
接下来,李乃文的话剧生涯开启了。李乃文与孟京辉、赖声川、林兆华、田沁鑫等著名话剧导演合作过《恋爱的犀牛》,《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意外死亡》,《他没有两个老婆》,《查理三世》,《生活秀》等多部经典话剧。扎实的声台形表基本功,使得李乃文在话剧舞台上理解和塑造人物显得更加的游刃有余。一个文艺青年,就这么踏踏实实的在话剧舞台上磨练了7年。

影视剧中李乃文也曾塑造过很多脍炙人口的人物,《钢的琴》里的文艺父亲陈桂林是他,《结婚前规则》里的抠门老板周凡是他,《爷们儿》里的另类爷们儿刘全有也是他,《谜砂》里有趣的反面人物更是他……

从小的耳濡目染早已让李乃文练就了一身刚硬的本领,母亲树立的榜样更是令李乃文钦佩不已。80年代初,粉碎四人帮时有一部戏叫《九一三事变》,李乃文的母亲为了塑造好其中的角色,每天早晨就是在人艺的院子里练走路。走路对于普通人来说,是非常稀松平常的一件事情。但为了形成习惯,把自己带进人物从而形成一种惯性雷立刚,只有从细微的行为举止开始学习改变。
当李乃文的母亲登上舞台时,俩者仿佛重影般根本看不出差别,仿佛就是剧中的人物般驾轻就熟。这也是李乃文一直秉持的工作态度和学习方法,成就了现如今的他。

“贱萌”角色深入人心,角色定位固化?
近期热播剧《恋爱先生》和《美好生活》里的李乃文都是“贱蠢贱萌”的人物形象,受到广大观众的喜爱。虽然贫嘴不正经,但他还是很多丈母娘心里的不二人选。他在剧中的表情起伏不大,让人捉摸不透,寻思不出他的内心戏,但总也恰到好处的把人物刻画的入木三分。

李乃文演的正派人物数不胜数女儿国记事,演起反面来也是有滋有味。《谜砂》里的柯世兰并不像我们想象中大佬的样子,他倒是像一个玩世不恭的公子哥,与警察斗智斗勇。是,他是个坏人,可他也是个有血有肉,喜怒参半的普通人。修车时,他的技术非常过硬;唱歌时,他有自己的情怀;跟爱人在一起时,他又是温情而浪漫的幡状云。

李乃文将这样的一个人物形象多方面的呈现给观众,让人又爱又恨。当他的风趣幽默和残酷无情并存时,让人分不清到底哪一个才是他。这就是他的魅力所在,似雾似雨又似风。他就是那一种表里不如一但又让人看不出来的风情,表面上和你谈笑风生,背后你怎么死的都不清楚,令人不禁倒吸一口凉气万籁俱寂造句。
这个虽然是一个不是很讨喜的角色,但也是这样的剧目中必备的一个人物,他无疑是闯入观众视线中的一匹黑马,令人称赞不已。

《金水桥边》中李乃文饰演的是一个与自身性子完全相反的战斗英雄孙光大,他做事情总是不慌不忙,不急不躁。他说自己就是急不起来,别人都火烧眉毛,急的跳起来了,他就是能做到坐怀不乱。
有一段时间《疯狂动物城》播出时,包括柯蓝在内的多名好友都将他与电影中名声大噪的树懒对号入座。柯蓝甚至还把树懒的图片给他发过来了,说那个萌萌的树懒就是他。
但完全与自己相悖的孙光大可怎么演呢?为了演出孙光大雷厉风行的作风,李乃文天天跟自己较劲,生生把自己的慢性子扳成戏中的人物感觉。剧本的研磨和人物性格思想的琢磨也是李乃文的必备功课。

随遇而安,举手投足都是戏
在李乃文刻画和分析人物时,他喜欢从人物的缺点去考量。
“太高大上、符号化的角色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去诠释。可能我的创作习惯造成我甭管演什么,都得让他有些可爱的小缺点,没缺点我也得给他演出点缺点来,这样才真正像个人。毕竟再好的人,也得拉屎撒尿打呼噜。”
在李乃文看来威海油饼,演戏,尤其是演给广大观众的戏。一定要真实,真诚,让大家相信,同时更要让自己也相信,这才是最关键和他最在乎的事情。

《重来》作为第三届法国开普电影节的开幕影片,他本人更是获得卡尔卡松市城市荣誉勋章。电影中李乃文没有过多的言语,举手投足间都是戏。
女主一句:“我会失去你吗?”李乃文柔情的一把揽住她,刹那间泪珠子就串儿似的落了下来。对女主的情感也就不言而喻,毫不吝啬的表现了出来。有些人就是没有什么言语肢体的修饰,他站在那儿就是戏余定邦。李乃文就是如此。

李乃文的台词功底和他稳健的台风自是毋庸置疑的,但他同时也自嘲名气不够。流量时代的到来致使很多演员觉得影响到了饭碗,剥夺了演戏的权力。李乃文想要抓住机会,不想被Pass,《演员的诞生》无疑是一个很好的入口。资深演员也陆陆续续的向这样的节目靠拢,这也是高手间“杀人于无形“的一个平台。
跟同班同学刘敏涛的PK也是看点十足,“太监”如今是不存在的。李乃文无论是从肢体瓜尔佳文鸳,还是言语都刻画的惟妙惟肖薛凤强,心理变化也是表现的层次分明。
当李乃文“不经意”把藏匿的刀掉落出来时,把对老佛爷的敬爱和想要救哥哥心切的矛盾体现的淋漓尽致。节奏把握的十分精准,眼神里也满满的都是戏。

表演快结束时,李乃文跌坐在地上,帽子滑落了一半濮阳县三中,露出了额前的白发,令观众非常出戏。但李乃文并未受其影响。音乐缓缓响起时,李乃文很自然的正了正帽子。谢恩后行了个大礼,满满的无奈充斥着,空气似乎都凝结了。
李乃文就是拥有这样的能量“收买”着观众,宋丹丹评价“李乃文怎么总也不火阿,可能是形象不行”。形象不是不行,是不“主流”。主流的形象吸引着爆棚的流量,李乃文就是这样一直不温不火,随遇而安。蒋申

有“色”而不恋“色”,讲“色”而不迷“色”
李静说他像鲶鱼,滑来滑去抓不住。采访他容易,又不容易,逮到哪儿指不定就聊哪儿去了。
李乃文的情商很高,随和中带着个性,个性又让人觉得不硌,这也是他处处好人缘的主要原因。李乃文自称听话,随和,逆来顺受,但也有人说他不笑的时候看着挺凶的。
中戏时他是5000元的自费生,要比别人多交4300元的学费。李乃文心里很难受,感到自尊受到了伤害。不仅仅因为这来之不易的钱,甚至于晚上频频失眠。李乃文的母亲却对他说“千万不要有压力,家里有钱上学。你要做到的是,上完这4年,你要让老师承认让你自费是错的!”

在校期间很多女同学也没把他当男的,有回一个女孩儿从楼梯上滚下来,一个胳膊不能动。在排练场内衣带突然开了,就冲他很自然的说:“李乃文你帮我系一下。”事后女孩儿说:“没注意,没拿他当男的。”
也许正是因为这样的脾气秉性,李乃文才能安然踏实的演戏,丝毫不在意外界的芸芸纷说。
李乃文是不好“色”的。不是不好“色”,而是有色而不恋色。世人独色我置色,这是李乃文现阶段的状态。
人类的烦恼很多都是皆“色”而起,其色也就是我们的所听所看所思所想。世人沉迷于纸醉金迷的色,却看不透,形成了这个灯红酒绿蔡飞雨,五光十色的社会。

只有静心,才能不恋色,才能不动声色。
李乃文就是这样的一个存在。
标签:
吴正元
搜索:
热门文章: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