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光投线仪我体内群山漏出的风 校园文学(总第31期)---职教圈

2017年11月29日   admin   65人浏览   0人评论
我体内群山漏出的风 校园文学(总第31期)||-职教圈
本期目录
1.作家经典 阿毛/《个人史》(诗歌)
2.教师书房 程峥/《假如我不会写作了》(随笔)
3.青春写作 李萌萌/《悠悠华夏情 代代中国梦》(高一学生写高考作文)
个人史
文/武汉 阿毛
他(她),只是哭,而没有泣
只是悲,而没有痛
只是躺着,而没有睡着
或者相反
我,从没学会欣赏
精神病院的怡人风景:
壮丽山河不值一提
波澜文字也不值得记取
你,如被吹拂
定是我体内群山漏出的风
作家简介:
阿毛,武汉市文联专业作家。做过宣传干事、文学编辑,2013转为专业创作。主要作品有诗集《我的时光俪歌》《变奏》《阿毛诗选》(汉英对照),散文集《影像的火车》《石头的激情》《苹果的法则》,中短篇小说集《杯上的苹果》,长篇小说《谁带我回家》《在爱中永生》,阿毛文集(四卷本)等。作品入选多种文集、年鉴及读本。曾获2007年度诗歌奖、第七届华文青年诗人奖、中国2009年最佳爱情诗奖、2012?中国年度先锋诗歌奖、屈原文艺奖等。部分作品被译介到国外。

假如,我不会写作了
——写作者的告白书
文/黄石 程峥
墙角的花儿啊,
当你孤芳自赏时,
天地便小了。
——冰心
如果有一天。我宣告我不会写作了,将会怎样?
1
对我而言,最大的安全感来自满腹经纶,最大的珍贵在于学富五车。然而这些还远远没有到来,她们缥缈在美好的海的对岸。其实创作绝不是一件轻松的事,相反很痛苦。这种痛苦在于:文字越码得多,越觉得自己书看得少。越觉得学问浅薄,越觉得写得不够好。加之还需要在热闹中穿梭,浮躁中周旋。左手在生活中拾荒,右手高举着明月。当然我明白这是前进的表现,就像人往前走时,看着过往的脚印总觉得不堪回首,但是能给人以希望和快乐。
当我沉浸在诗文的琼浆玉液中,我感恩大自然的恩赐。天行有常,日升月落,不因爱死,不为恨亡。我大口吮吸着从纸上每一行满溢出来的烂漫气息,仿佛贪婪的竹节虫,悄无声息地从书的骨节间爬出,随风摇曳、乱窜、逃逸旋即流连忘返。日夜辗转又经时间的手刀刻凝结成晶莹剔透的琥珀。然后在挣扎中坚守文学阵地。每个星星从西边慢慢坠落的清晨,萤火虫照亮花蕊的黄昏,甚至春风沉醉的晚上,大雪纷飞的冬夜。只有天懂得寒窗冷凳前的伏案咬笔,目不窥园即使风雨来袭仍旧不下楼的身影。还有眼中噙着睡前念念不忘的字句,终至魂牵梦绕的痴迷。
汉字的世界里有千军万马。写文章就是一场调兵遣将的较量。你读过的书死亡远征兵,增长的智慧,走过这尘世的路,行过的万水千山。全凭你指点激昂,整装待发。我享受并敬畏这招之即来呼之即去的顿悟与灵通叶江帆。
2
我的写作过程一直是高低起伏的。有过高峰,亦有低谷。有豁然还有瓶颈。高峰时,是杜甫的“却看妻子愁何在,漫卷诗书喜欲狂”;低谷时,是李白的“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豁然时,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瓶颈时,是“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犹记得我人生发表的第一篇文章是在初一,《楚天都市报》的“希望之星”一栏,是作为学生习作刊登的。接着高一参加“写作杯”全国艺术作品大赛获全国一等奖,参赛作品《雁飞如故》被收入《文苑奇葩》书中变成铅字出版发行。后来上大学又在大学校报上投稿,一时引起波动。于是,“才女”一称号陪伴着我跋山涉水,从少年越向青年,从懵懂指向成熟激光投线仪,从家乡带到了他乡。
说不骄傲是假的。我原本个性叛逆。从小脾气不是很好。孤僻,要强。像一棵生长在悬崖边的痩树,一支摇曳在湖边的芦苇。不蔓不枝,不愿向周边环境妥协。自问给至亲至爱平添了多少无由烦恼。是阅读和写作改变了我。文学像一股清流,荡涤着我脑海的杂念冲洗我的灵魂。又像一缕阳光,破除我低到尘埃里的卑微,告诉我百灵鸟振翅飞往的方向黑金教父。从此风和日丽,和煦温暖。
不要因为走得太远,而忘记了当初为什么而出发。
蜗角虚名,蝇头微利。会容易让人找不到回家的路。我需要自己给自己浇灌一盆冷水。于是开始了第一轮沉潜。大二从学生会编辑部退下来,专注于最初的兴趣。练习毛笔书法,列出“一周三本书”的阅读计划,从《诗经》《离骚》《唐诗宋词》到顾城、海子,从郭沫若、汪国真、冰心到泰戈尔、波德莱尔、萨特、加缪……通过读诗的活动养心。平日上学期间又涉猎古今中外名著小说,周末安排空档去省图书馆、书店和旧书店翻阅其他领域的百科资料杂志,拓展眼界视野。晚上通过写读书笔记和札记保留思考的灵动火花。偶尔浮出水面,聆听学术讲座,参加学术沙龙和作家签售会,背起简单行囊探山访水……仍然没有停止写作,这块高地,是一沙一砾累积而筑的激辩风云。所有的文字是对所读书籍的验收,每次动笔的那种虔诚,宛如庄稼地里的农民在一番苦心孤诣后甜滋滋地从田野里抱回刚刚割出的麦子,脸上开出的花朵。
3
2013年,通过大学导师引荐与江西“鄱阳湖文学”创始者,已逾古稀的大作家董老先生相识。从他那儿我真正见识到了笔耕不辍,学到老活到老的勇气。也开始反思写作的初衷。以往为写而写或许太功利化。有些呻吟难免“为赋新词强说愁”。文学到底是形式大于内容还是内容高于形式?这个问题时刻萦绕于心,直到近距离接触《文学理论》这个殿堂后,了解到文学价值和文学功能,尝试文学评论,才得到释怀。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先贤的声音穿越历史长河,在耳畔响起。振聋发聩,醍醐灌顶。我仿佛看到远古诗人拿着长鞭将我抽打,痛楚传输全身。掩卷沉思寻龙诀洋子,若不能谦虚地俯下身看看土地龙百川,扎根民生,精神上就会软骨,高贵的头颅无法扬起,最终再华丽的作品也会遭遇夭折、凋零的厄运。
物欲横流的世界里,通过外在不能满足人们的舒适感。哪怕攫取再多。叔本华言“满足欲望时空虚、欲求不满时痛苦即是此理”。当今环境,殊难保持平衡与修养,贪念多,不平之事也多毫米波治疗仪,每每令人棰心泣血,胆气相催,肝气相鼓,更须个人超高修养粪草当自强 ,先令心气平和,再图续旧接新重生之官屠。
4
2014年春天,在微博上,惊现“纯文学”期刊《天南》宣布停刊的消息,其16期杂志封面便通过微博、微信等渠道不断被网友转发,人们希望通过这一特别行动,对这本在世间存活了三年零十个月的杂志致敬。虽然几年过去了,每次想起仿佛发生在昨天。一样的会感慨喟叹。
由此,我更想到网络盛行的年代对于文学发展来说,不一定是一件幸运的事。因为文学无关介质,电子有损目力。幼时家教,读书半时,需远眺绿色,松驰目力。另一位加拿大的思想家麦克卢汉早已预言了纸质的消亡,尽管他在《谷登堡星空灿烂》一书中赞誉了印刷术对于帝国统治和文明播散的重大而长远的意义。
“纯文学”到“泛文学”,也是现代化之后必然出现的结果。文学在社会的五花八门的媒体染缸里打滚,渐渐变成了两个极端,一个走向学术研究,一个走向媚俗畅销。
5
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左丘失明重生换夫记,厥有《国语》。曹公束高阁,沥血谱《红楼》。路遥尝孤独,“平凡”见“人生”。
基于以上,黄仁俊我决定第二次沉潜。向青草更青处漫溯钱串子花图片。博览更多的书籍,虔诚坐于寒窗,不断格物致知,学习,再学习。眺望民生疾苦,安静地写。争取给更多文字镀上生命亮丽的色彩。这不是逃离或驻足,相反恰是寻找初心厚积蓄势,等待新的勃发。
写作,希望我的这片乐土会永远纯净,不畏浮云遮望眼。抒发一点真性情,保持三两赤子心,哀生民病,歌衷情肺腑。
如果有一天,我不会写作了。一片冰心在玉壶。这便是我唯一的回答。
作者简介
程峥,90后青年女教师。湖北省黄石市人。喜爱读书,希望以文会友,用文字叩问远方。多篇见诸于网络刊物平台,如《江南综艺》《新东西》《文学百花园》等。
创作心得:一为手写我心,将所思所想抒发出来,感受生活的馈赠,来表达对生活的热爱。 二为读书所感,想在字里行间留住阅读的印记。三为锤炼文心,让自己的品行修养得到沉淀和升华,同时保持对时政民生的关注和悲悯。

悠悠华夏情,代代中国梦
——给2035年的你
文/罗田 李萌萌
当你低头轻嗅,你可否闻到脚下这片土壤所散发的属于我们华夏民族独有的气息?当你侧耳倾听,你能否捕捉到远处东方雄狮的咆哮?当你极目远眺,你是否看到一条舞动的巨龙正带着希望飞向远方?我们徐成峰,都是华夏子孙。这里,是中国。
曾经,我们也经历过汶川大地震,当我们民族的每一个人都将这场灾难视为自己的灾难时,人人都挺身而出,人人都为这场危机做出贡献,整个中华民族共患难,心系一处,民族的力量战胜了可怕的灾难。而就在同一年,奥运会在我们的首都北京举行,我们用只属于我们中国人的方式,向整个世界展示了我们华夏民族的风采。民族的力量推动着我们国家一步步前行。
如今,纵观我国科技的进步,让不少当代中国人惊叹“厉害了,我的国”,我们每一个人,都为自己是一个中国人而骄傲牧琳爱,中国梦,是我们共同的梦。当“蓝鲸二号”在海洋中完成一项项严峻的工程时,当“嫦娥三号”成功探月时,当“天眼”捕捉到十几万光年外的脉冲星的信息时,我们的国家一步步走向世界前沿,中国梦,已不仅仅是一个梦。正是因为我们民族的生生不息,正是因为我们华夏子孙的自强不息,我们前进的脚步才会永不停息。
未来,中国的发展将更加光明,我们不喊大口号,不定大目标,而是立足当前,脚踏实地,一步一步走向未来,走向新世界。在2035年,我们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已基本建成,那时的中国,人人都会过上小康生活,人人都会享受到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中国,将立于国际的强国地位,一条东方巨龙将腾跃世界。
2035年的你们,是我们中华民族新一代的希望,愿你们带上一颗炙热的民族心,拥有一个强大的民族魂威廉·密里根,接住我们民族的火炬,传递希望,共筑中国梦。
悠悠华夏情,代代中国梦。愿我们共同携手,让我们的中国走向更好的未来,让我们的中国梦永不停息。
(指导老师:潘红胜)
作者简介
李萌萌,女,16岁,罗田一中高一(15)班学生。
【校园文学】栏目策划、主持人:贺永刚,自荐或推荐优秀作品请发送至13476751912@163.com,微信同步:13476751912。大家都在看
校园文学(第30期)|| 她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蝴蝶
校园文学(总第29期)|| 风把流水的余韵装进波动的倒影
校园文学(第28期)|| 桃花潭
校园文学(第27期)|| 蝴蝶飞过旧时光
校园文学(第26期)||今天您微笑了吗?●2018年母亲节诗歌特辑
标签:
吴正元
文章归档